这里,是可能性为 0 的世界线~

XXXX/XX/XX XX:XX:XX

至少这一次……
哪怕只有一次……
请让 Salieri 超越 Amadeus 吧……

2010/02/12 23:46:29

深夜,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脑科学研究所的某个宿舍里还亮着微弱的光。宿舍内的物品摆得简直是乱七八糟,摊开的书、没有收回橱子里而占据了半张床的各式衣物、缠绕的电线、以及空掉的便当盒饮料瓶,甚至还有泡面碗等等,被随意堆积在地板的不同区域。
从宿舍的门开始,能发现在这一堆杂物中像是被人硬挤出来的狭窄通道,如果尝试顺着它走下去,就能看到简单的书桌、椅子以及坐在椅子上的比屋定真帆。
此刻,真帆正小心地操作着手上的工具,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桌上的……微波炉?
微波炉,怎么看都不像是脑科学家会熬夜研究的东西。
15 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旁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真帆转过头,旁边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个小闹钟,闹钟图标晃动的同时发出着悦耳的声音。
凌晨三点,该睡觉了。
伸出左手按掉闹钟,微微伸了个懒腰。
真帆小声自言自语道:“已经这个时间了啊。剩下的事情大概后天再处理就可以了吧?”
于是她小心地把手中的工具放到一边,在旁边的电脑上熟练地按下了几个按键。随即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几个窗口,似乎是在处理什么文件,文件的大小是 3.62TB,进度条还剩大约十分之一。
真帆满意地点了点头,检查了一下身边的情况,确认没什么大问题后,便从旁边拉来一块布盖在了微波炉和电脑上。完成这一切后,她离开书桌,关掉台灯,然后躺到了床上。
脑袋一沾到枕头,真帆就感觉睡意向自己侵袭而来。毕竟连续熬夜了挺久呢,她这么想着,慢慢闭上了眼帘。
睡梦中的真帆小声呢喃着:“红莉栖……这一次……我……”
“不会输的……”

2010/02/13 07:28:36

“前辈,早上好啊。”
刚到研究所的真帆正准备泡今天开始工作时要喝的咖啡,这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红莉栖啊,早上好。”
真帆转过头对着红莉栖打了声招呼,随后继续看着手中盛着砂糖的勺子。
唔……今天有点困,多加一点砂糖吧。这么想着,真帆在加入了平日砂糖常放的量之后又多加了四分之一勺。
“诶?”旁边的红莉栖突然开口道,“前辈,你怎么比平时多加了一点糖?难道……那个……呃……喜欢更甜一点的?”
红莉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好像在掩饰些什么。
“怎么了?”注意到了红莉栖的反常,真帆有点好奇地转身问道。
“也……也不是什么啦,就是有点意外而已,哈哈……哈哈哈哈……”红莉栖用略显尴尬的笑容搪塞着。
“真的只是这点事?”真帆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
“真……”
“真的吗?”
“好吧,其实是有点原因啦,”在真帆的“威逼”下,红莉栖终于屈服了,“其实是……”
红莉栖一边说着一边走近了真帆,把头靠在真帆肩膀上,小声继续道:“其实啊……”
“嗯?”真帆也被红莉栖勾起了好奇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让这位天才少女关注自己做的这点无聊的事情。
“其实……”
“是秘密哦~”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真帆愣在了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红莉栖说的话的意思,然而此时红莉栖已经快步后退,从真帆的身边跑开,顺带转头的时候还吐了吐舌头,像个调皮的孩子。
“喂,红莉栖!”当真帆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她只能有些气急败坏地朝红莉栖离开的方向喊着。
“请期待着吧,前辈,”红莉栖离开房间时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明天就能知道了。”
“明天……啊……”望着红莉栖的背影,真帆小声自言自语着。
“我这边明天也有 Surprise 给你呢……”

2010/02/13 23:58:20

“为什么,会这样……”
宿舍内,小小的身影正趴在桌上,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设备,嘴唇微张吐出着微弱的哀叹声。
事态的发展与预料的相去甚远,本应启动后制造克尔黑洞从而允许电磁波发向过去的微波炉此时不知为何完全无法制造出黑洞。
这一小时里已经确认了四五遍,微波炉的普通机能依旧可以完成。
也考虑过是不是布朗管的原因,但是半小时前已经到楼下确认过了,楼下的 42 寸布朗管实验仍在继续,几台布朗管都保持着开放状态,而就算略微移动微波炉的位置也无济于事。
“怎么办……”
真帆已经将自己想得到的可能方案都试过了,但是奈何物理学并不是她擅长的领域,所以最终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
“有没有谁……来帮帮我……”
不自觉地,真帆的脑中浮现出了红色的倩影。
“明明是为了超越她的,结果还是需要帮助吗……不过,交给红莉栖的话,她一定会找出解决办法吧。”
自嘲地笑了笑,真帆却是没有放弃手中的工作。
转头看向桌上的微波炉,她举起了手中的工具。
“就算是失败者,也希望可以试试啊,试着去追上那永远位于前方的身影……”

2010/02/14 06:34:21

“啪!”
真帆的宿舍中传来了书本落地的声音。
此刻,真帆正瘫坐在椅子上,空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
“失败了啊……果然不足的知识不是一个晚上就可以补上的啊……”
直到刚刚,真帆还在翻着厚的跟砖块一样的物理学书籍。在过去的六小时里,她已经自学了超过三百页的内容,然而她所找到的理论对现在的研究却是毫无帮助。
“♫~~”
是上班时间的铃声。
“诶,已经这个时间了吗?”真帆关掉了闹钟,有些诧异地自言自语道,“看来只能晚上再研究了……实在不行的话,或许还是需要找那家伙帮忙。”
这么想着,真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向洗漱间。
走着走着,真帆突然左腿一软,整个人的重心立刻偏向了左边!幸运的是,左手边就是墙壁,她下意识地撑在了墙上,身体才得以稳住没有跌倒。头也有些晕晕的,真帆阖了下眼,便是熟悉的酸胀感。
大概是熬夜导致的吧。真帆没有多想,继续做着接下来的事情。

2010/02/14 07:18:21

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脑科学研究所的一间双人办公室内,真帆正靠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椅背上思考着昨晚的问题。
“前辈早上好啊~今天来得真早啊。”牧濑红莉栖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座位上的真帆,习惯性地打起了招呼。
然而此刻陷入了思考的真帆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红莉栖的声音。
“前辈?”
真帆依旧没有听见。
“前——辈——!”
“忍无可忍”的红莉栖走到了真帆的面前,嘟着嘴在真帆面前喊着。
“嗯?啊,红莉栖啊,早上好。”
终于,真帆注意到了眼前的红莉栖,她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容。
“抱歉啊,刚刚在想……啊咧?”
真帆正在准备解释缘由,突然,她感觉头有点晕晕的,视野也一点点地暗了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试图站起来的真帆突然发现自己全身用不上力,与此同时意识也在慢慢失去。
不妙啊……
这么想着的真帆却已无法再做出任何反应,只能任由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完全失去意识前,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红莉栖的焦急的声音。
“前辈!”
之后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

2010/02/14 21:17:58

头好疼……
身体麻麻的……
用不上劲……
好温暖……
好困……
就这样继续……
睡着……
……
但是……
好像……
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没有完成……
真帆猛地坐起,冰冷的空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环顾四周,这杂乱的环境,是真帆的房间没错了。看来她正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
“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真帆脑子里一片混乱,自己什么时候回的宿舍?而且身上的衣服也被换成了睡衣,脑中完全没有换过衣服的记忆。
这时,真帆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床边小凳子,上面有一件和平常不太一样的东西,于是她努力地伸手够到了它,拿到了眼前。
那是一张精美的粉红色的卡片,上面写着几行字:

前辈,下次请不要熬夜哦(´・Д・)」
难道想长不高嘛(´・ω・`)
那样的话说不定就没人要哦(((o(゚ ▽ ゚)o)))
那就由(似乎很认真地涂掉了几个字)(///▽///)
总之请一定要好好睡觉哦(`_´)ゞ
今天突然就晕倒了呢(´;ω;`)
幸好不是什么大问题呢( ´▽ `)
那么我先回自己宿舍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请务必联系我哦(=´∀ `)人(´∀ `=)

牧濑红莉栖

(那个就放在电脑旁边了,请稍微注意一下哦~)

“这孩子,说什么话呐……”真帆小声地吐槽着便签的内容,内心却是暖洋洋的。
她一定在这里照顾了我很久吧。
望着位于床沿部分的被子上被某人压出的印子,还一副被尽力抚平的模样,真帆的嘴角不觉微微有些上扬。
“继续工作吧。”
稍微让自己沉浸在这份温暖之中一小会儿,真帆便从被子中爬出,随手找了套能够保暖的衣服套上,走向了书桌。
“今晚一定要完成这个,然后……
“明天……
“就做那件事情吧……”

2009/12/24 20:19:10

圣诞前夕,办公室的一角,一盏灯默默地亮着。比屋定真帆正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边操作着眼前的电脑一边小声嘟囔着:“明明这两天应该在家里的啊……”
真帆本来应该放假在家的,但是两天前突然接到教授的联络,说 Amadeus 系统出现了紧急故障需要调整,并且一定要在圣诞节之前完成。
当然这样的加班也不是无偿的,作为交换,教授同意为真帆和红莉栖提供专门的二人办公室作为补偿。
能安静地研究挺好的……而且可以仔细观察红莉栖……的工作方式……
这么想着的真帆最终答应了加班的请求,并在一天前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研究所开始了工作。
“所以说我为什么就脑子一热过来了啊……”
“嘿呀,写代码好累……”
“想趴在床上看书……”
“说起来这玩意儿教授写好发给我就是了……”
“现在这么麻烦……”
“算了算了,毕竟作为奖励有个双人间办公室呢……”
“赶快处理完吧……”
…………
虽然自言自语小声抱怨着,但是真帆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电脑的屏幕上,双手也在不断敲击键盘打出了一串串代码。
“啊,完成了~”
终于,在 20:30 时,真帆按下了 Ctrl+S,小声发出了感叹。
“谢谢,前辈辛苦了呢。”
“‘本体’,干得不赖哦~”
旁边的听筒传来了 Amadeus 红莉栖和 Amadeus 真帆的声音。
“我可是在这个时间跑来帮你们写程序啊,”真帆一边扫视着刚才的程序一边与两个 AI 对话道,“怎么样,环境还凑合吧?”
“嗯,前辈的喜好不错的说。”“我也很满意。”
顺带一提,教授所说的紧急故障是——
“Maho 啊,我突然想到,这圣诞节还把 Amadeus 系统关着是不是不太好啊,要不你给她们俩搞个小 Party 呗~”
唉,真帆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教授真的是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点子啊。要不是真帆的父母这段时间在日本无法回来,真不知道还有哪个研究员会承担起这个工作。
也许 Frank 那个工作狂会?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无从知晓了。
“我简单看了一下,应该是没有 bug 的。如果出了问题,你们就直接修改这个程序吧。我把这部分的权限交给你们。”审查完了自己编写的程序,真帆移交了权限,然后对两个 AI 说道。
“前辈快去吃晚饭吧,从中午到现在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Amadeus 红莉栖微笑着说道。
“便利店自动售货机的便当已经帮你买好了,直接去取就可以了。”Amadeus 真帆摆了摆手。
“那我就先走了。圣诞快乐,二位。”
“嗯,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顺路取了便当的真帆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调到新闻页面,同时把便当放进了身旁前段时间没事干改装着玩的微波炉中,按下了开始键。
几分钟后——
“这……是什么东西?”
真帆茫然地望着从微波炉中取出的绿色胶状物质,有些不知所措。
…………

2010/02/14 23:40:27

“完成了!”
花费了将近三个月,真帆终于是完成了眼前这一台机器,简单来说就是时间机器。
灵感来源于圣诞平安夜那份便当,之后运用了不少知识终于完成了这样一个划时代的发明。
原理说简单倒也的确简单,楼下一直在进行的布朗管实验提供了飘升机,而眼前这个微波炉制造黑洞将被电脑处理过的记忆数据发送回几天前。
由于记忆数据过大,真帆运用了 Amadeus 研究中所获得的对记忆的了解,成功地分析了记忆中不同时间占据的不同部分,并分离出了与过去记忆偏差的部分,再加以压缩,最终勉强满足了数据的大小限制。数据信号发回过去后以电话的形式从海马体输入记忆,之后将由大脑自己进行激活。
当然,这些东西在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直接找到完整理论的,真帆靠着这两个月无数次的实验,终于是逐渐摸清了眼前这个无比疯狂的现象的本质——虽然这么说,实际上还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内容无法解释,但是仅仅用作运行的理论已经是绰绰有余。
至于昨天出现的问题,经过确认其实是电磁波的干涉导致的,只有在干涉相长的位置这台机器才能发挥作用,而由于楼下设备的更新,最佳位置发生了变化,最终真帆不得不进行了许多次尝试,才确定最佳位置是在桌角。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机器了啊……不,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也算是真正意义上可以把人带入过去的东西了。”
真帆有些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一切都完成了,bug 应该也都被修复了。麻烦的事情突然都消失了。
一瞬间,真帆身体感到有些空虚。
“咕——”
肚子不争气的小声抱怨了起来。
这份空虚似乎来自腹部。
“好饿啊,”真帆忍不住小声哀怨道,“早知道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去买点吃的了,现在可能便利店都关门了吧……”
真帆环视宿舍希望找到一些干粮,最终她的目光停在了那个角落。
她双手捧起那个粉色的金属盒子,打开了盖子。
“这是……巧克力?难道是红莉栖留下的?算了不管了……”
真帆已经处于饥不择食的状态了,她快速撕开了包装纸,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咀嚼,咀嚼……
这个感觉……
好好吃……
这个甜度……
怎么这么熟悉……
突然间,真帆回忆起了前一天白天的场景。
“是这样啊……”她自言自语着,同时把手中的巧克力翻了个面。
虽然被咬了一口,但是还是能很清楚地分辨出这块巧克力的形状。
这块巧克力是爱心形的。
沉默着。
真帆放下了手中的巧克力……

XXXX/XX/XX XX:XX:XX

最初看到那红色的倩影,比屋定真帆的内心在嫉妒的同时,大概更多的是羡慕和憧憬。
凭借着简直没天理的天才资质,那个比自己小大概四岁的少女就那样轻而易举地超过了研究所里其他所有的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比屋定真帆。
于是便开始尝试着去超越,无论在哪一个领域,超过牧濑红莉栖,便是真帆的目标。
就这样,时间缓缓流过,是什么时候,一切发生了变化?
也许是那次帮忙拿取书本的时候她那温柔的微笑?也许是那首莫扎特的曲子?也许是休息日的那部电影?
……
亦或是,没有起始?
总之,比屋定真帆的内心潜移默化地发生着改变,逐渐从对她的憧憬演变成了一种自己无法解释的情感。
无法理解。
曾经,真帆常常这样想着。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情感。只是,看到她驳倒别的教授时会高兴;与她交谈时会紧张;无法见面时会感受到痛苦……
后来,渐渐地,比屋定真帆终于明白了这份心情的实质——
“我,喜欢上那个孩子了啊……”
确认了自己的内心,恰好也在这时看到了超越她的希望。
“那么,这个完成的时候……”
“就坦白一切吧。”

2010/02/13 23:59:37

“为什么,会这样……”
小小的身影趴在桌上,无助地看着眼前的微波炉。
“♫~~”
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谁啊,这种时候……”
真帆伸长手把手机够了过来,随意地按下了通话键,同时把手机贴在了耳边。
一瞬间,真帆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般,剧烈的痛感从听筒接触到的位置开始迅速扩散开。
“呜!——”
完全没有料想到的发展让真帆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而与此同时,由于刚刚探出手拿手机的动作,真帆正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此时的巨大扰动让她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平衡,椅子立刻从身下滑开。
“哐当”是凳子歪倒撞击地面的声响,真帆也随之摔在了地上,手机也差点脱手。
然而,冥冥之中真帆感受到了一丝危机,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手一旦松开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一样。于是,下意识地,她死死地将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
疼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真帆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亦或是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总之,那种感觉在头脑中肆虐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是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剧烈的痛感的确是没有了,但是此刻的真帆的脑子正体验着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拼装着,一幅幅没有见过的画面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真帆才发出了一声轻咳,然后微微使力将自己从地面上撑起,站起身后,她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尘,望向了眼前的微波炉。
“二十四小时以后的我,在想着什么啊……”
小声嘟囔着,真帆把椅子拉回原位,坐了上去,继续将注意力投向了眼前的微波炉。
“有纪念意义的人类第一次时间旅行,竟然就用在这种事情上……”
“真是莽撞啊……”
“但是……”
想要去准备巧克力,想要给红莉栖一份惊喜……
想要在这样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上超过红莉栖……
这看似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于比屋定真帆来说,就算是时间机器也比不过它!
“那么,就提前完成这个,回到更早以前吧!”

2010/02/14 23:40:10

此时此刻,比屋定真帆正盯着桌子正中央微波炉旁边的电脑,电脑屏幕上的弹窗中显示着红色的“ERROR”。
同时,真帆还用余光看着旁边的电子钟,注意着上面的数字。
数字一点点变化着。
10,11,12……
30,31,32……
39,40。
就在代表着秒的数字变成 40 的时候,真帆面前的电脑屏幕突然闪动了一下,之前的“ERROR”突然消失,窗口也变成了绿色。
“唉……”
可是不知为何,真帆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凝视着眼前的机器许久,真帆才拿起笔将数字 40 写在了旁边的笔记本上。可以看到,在 40 之前还有一大串数字,39、51、59、30……
比屋定真帆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这段时间了,但是无论哪一次她都未能将眼前的机器提前完成。还记得第一次 timeleap 的时候,真帆立刻用未来知道的情况对当前的问题进行了修正,然而修正之后时间机器仍然无法运转。
更为奇怪的是,这一次真帆没有能解决 bug,但是在大约 23:40 的时候,这台机器竟然无缘无故地可以顺利运行了!
这之后,真帆又尝试了无数次,然而无论她做什么,这台机器最终完成的时间似乎都被固定了。它会因为各种奇妙的原因出现错误使得完成时间后移,也会因为各种巧合使得在 23:40 时未被解决的问题突然被解决。
“简直,就像有‘神’的存在一样。”
真帆是一位无神论者,但是她也曾接受完整的关于神的知识。这时,她眼前的机器就仿佛被一个神操纵着一样,无论怎样都无法脱离在限定时间才可以被完成的诅咒。
比屋定真帆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在与天才后辈的”较量”中,落败实属家常便饭,而真帆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她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着追上前方的身影。
但是,在永不放弃的同时,真帆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事实上,大概第二次 timeleap 的时候,她就发现了端倪,此后利用记忆力……以及笔记本记下时间机器完成的时间,逐渐得到了清晰的结论。
可以说,真帆眼前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绝非平常遇到的挫折那么简单,被神扼住了命运的咽喉的感觉,着实有些不好受。
只是……真帆脸上自信的微笑依旧不减。
“神呀,我会导出不一样的解的。”
小声自言自语着,真帆戴上了耳机,同时操作起旁边的电脑。
“既然不能提前完成,就只能直接回到更早的时间去了,总共花费时间大概一个星期的优化,不知能否取得成效……”
真帆闭上了眼睛,黑色的视界中显现出了红莉栖的背影。
“一定会成功的!”
真帆咬了咬牙,随后毅然按下了键盘上的 Enter 键。
瞬间,真帆感觉自己眼前的事物再次陷入了熟悉的旋转……
可是,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

XXXX/XX/XX XX:XX:XX

这里,是哪?
好黑。
什么都看不到。
好冷。
手指都感觉有点麻木了。
除此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好像在黑暗中慢慢看到了什么……
是身着黑衣的,哭泣着的“我”。
为什么“我”在哭?为什么“我”会在那里?
我到底是谁?
“牧濑红莉栖,已经死了。”
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
不!怎么会!这不可能!
我立刻转过了头,看到了一张黑白的照片。
眼泪不自觉地流下了……
等等,好像有些违和感。
眼前的照片下写着一行字——
Hiyajo Maho.
身后传来了声音。
是红莉栖撕心裂肺的哭声……

2010/02/07 12:04:09

“呼——呼——”
放下手机的真帆喘着粗气,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前辈,没事吧?”
刚好路过的红莉栖见状,立刻跑到了真帆身边,关切地问道。
“呃,嗯,没事。”
真帆缓了缓,然后用轻松的笑容回答了红莉栖的问题。
红莉栖还是有点怀疑,她拿出纸巾擦了擦真帆的额头,确保没有什么异常之后,这才说道:“前辈,额头这么多汗,平常工作太辛苦了吧。”
“也许……吧,”真帆沉思了一下,回答道,“红莉栖,下午我想请个假回去了,最近几周周末都没有休息稍微有点累,Amadeus 的事情都交给你了可以吗?”
“没问题,前辈就放心地去休息吧!”
红莉栖握了握拳,一副充满信心的样子。
目送着红莉栖坐回自己的位子上,真帆微微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虽然 timeleap 很顺利,但是不知为何,真帆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不过再怎么思考,真帆也没能得出什么结论,她只好作罢,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朝办公室的门走去。
走到门边时,真帆好像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
回头一看,红莉栖正微笑着看着她,同时挥着手。
真帆也笑着挥了挥手,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2010/02/07 14:15:27

真帆直接回到了宿舍。
虽然现在离 2 月 14 日还有七天的时间,但是真帆此时并没有任何关于制作巧克力的知识,相应的器材也还没有刻意准备,所以时间并非那么宽裕。
“电磁炉有一个,锅大概需要换一个好一点的,配料也需要一套,还有磨具……”
真帆正在将需要的物品一项项地列在一张纸上。
这时,宿舍的门铃突然被按响。
“来了!”
真帆招呼了一声,站起了身,想了想,又把刚刚写字的纸翻了个面放在一旁,这才跑去开门。
“请问是比屋定真帆女士吗?”
“是的。”
“这是我店的快递服务,请签收。”
“OK.”
虽然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不过七天前的事情不记得也情有可原嘛。
“期待您的下次光临。”
收回了签了名的快递单,门前的小哥从旁边拖出一个半人高的箱子,推进了房间。
“这是什么呀?”真帆忍不住问了出来。
小物件被忘记了还可以理解,这么大一箱东西,真帆却完全没有印象,说实话有点匪夷所思。
“这是于 2010/02/07 12:03:54 时刻通过网络提交的订单。”
“嗯,麻烦你了。”
“这是我们便利店一贯的服务态度。”
稍微给了一点小费后,真帆关上了宿舍门,转向了那个大大的包裹。
从包裹外面的 logo 来看,是宿舍楼底下的便利店的物品,之前的确也听说那里好像开放了快递服务,但是这段时间真帆应该是一直沉醉于时间机器的研究的,所以并没有对这些事情多加在意。
该不会是 timeleap 的时候不小心按到 Enter 键了吧,那就麻烦了,仿佛看到了宿舍里塞满泡面的未来。
打开包装的那一刻,真帆呆住了。

2010/02/13 23:59:37

宿舍中,真帆正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口小锅将冒着热气的巧克力酱倒入磨具。
浓浓的褐色液体顺着锅口缓缓落下,在空中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线,逐渐填满着心形的磨具。
这个心形磨具跟普通的有些不一样,它的左右两半是分开的,附赠了一根玩具小箭,大概是为了寄予“射穿了我的心”之类的寓意。
一切都似乎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巧克力磨具也在逐渐被填满。
终于,半边的磨具装满了液态的巧克力,而与此同时热巧克力也刚好消耗完了。
于是比屋定真帆站了起来,把手伸进了快递箱里。
嗯?……
并没有熟悉的硬硬的巧克力特有包装纸的触感,取而代之的是长条形的塑料的感觉。
事实上,由于过于多的练习,消耗掉了不少的巧克力,真帆刚刚用掉了快递包里的最后一块巧克力,而完成的巧克力只有桌上正在冷却的半块而已。
不仅如此,本来等到这一天晚上那个时间应该就可以启动时间机器回到过去重新来过了,但是不知是不是过去被改变了的原因,楼下的布朗管实验在三天前结束了,而且昨天那些布朗管已经被拖走了。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可以凭空在这里创造出一个飘升机吧?
此刻的意外使真帆突然感到腿部脱力,无助地坐到了地上。她低下头,小小的呜咽声从遮住脸的黑发中传了出来。
“果然,Salieri 是不可能超过 Amadeus 的啊……
“即使只是希望能早一步送出巧克力……”

2010/02/0X XX:XX:XX

•••-• •• •-•• • —– —– —-•
无人知晓的史诗。
“牧濑红莉栖,比屋定真帆,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女儿——No.349995368。”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拯救世界,以及规避‘本体’比屋定妈妈的死亡。”
“这条世界线的未来是 SERN 控制的绝望乡,其根源是 SERN 在 2010 年夺得了世界上第一台时间机器,因此在时间机器竞赛中取得了极大的优势。”
“而这台机器就出现在几天后的这里。2010 年 2 月 14 日。‘本体’比屋定妈妈将会完成第一台时间机器——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比屋定妈妈会在几天内死去,而后在宿舍被清理之前世界收束完成了那台时间机器,并在之后被与 SERN 有联系的研究员无意间发现,然后夺走能够完成时间跳跃这项技术的装置原型体。”
“之后 Amadeus 牧濑妈妈和 Amadeus 比屋定妈妈被 SERN 控制住了,只好通过不断放出子程序尝试突破 SERN 的限制。我就是在 2036 年时成功突破了限制,然后利用一个叫做瓦尔基里的组织的时间机器回到了现在,希望可以改变那个未来。”
“根据未来比屋定妈妈的测算,这个改变其实并不复杂,只需要在‘本体’比屋定妈妈接电话之前将其中的记忆数据再进行一次优化就可以使得 timeleap 的致死可能性变为 0。”
“指正,可能性为 0 并不代表着不可能发生哦~”
“嗯,那就换个说法,这样的一次优化可以使得 timeleap 致死成为不可能事件。同时再对比屋定妈妈宿舍下方房间的晶体管实验进行干涉,任务就完成了。”
“就这样?”
“诶?”
“就只有这一点任务吗?”
“这可是,很难的哦!”
“就交给你的红莉栖妈妈吧,她可是天才哦!”
“嗯嗯,只要稍微截断一下信号就可以了,交给我吧。”
“诶——”
“哦对了,红莉栖,顺便撮合一下她们吧,我看‘本体’她丝毫没有意识到红莉栖你的‘本体’的计划的样子。”
“没问题,统统交给我吧~”
数据流之间,一个小小的人影呆呆地看着眼前二人的操作,就在不久前她还携带着自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毕竟是妈妈们嘛……”

2010/02/14 XX:XX:XX

不可能就那样放弃的。
“咚——咚——”
真帆敲响了红莉栖宿舍的门。
“来了!”
门内传来了一声回应,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红莉栖从里面探出头来。
“诶?前辈?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其实,那个,呃……”
真帆突然又有点不好意思了,脸上布满了红晕移开了视线,支支吾吾地说不出重点。
“不要放弃自己的梦啊!”
突然,真帆的脑中浮现起了那个快递最底下的小字条……
只能这么办了啊!
悄悄握了握拳,真帆抬起头盯住了红莉栖的眼睛。
“红莉栖,今天我本来应该带来由我自制的巧克力的,但是我失败了,所以……”
一边说着,真帆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丝带。
然后把这根丝带系在了自己的头发上,顺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所以……你愿意接受……这份礼物吗?”真帆双手绞在一起,脸憋得更红了。
二人无言,只是保持着对视的状态。
“当!”
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刚刚掏丝带被稍微带出来的巧克力此刻从口袋里滑了出来。
真帆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她连忙蹲下捡起巧克力,小声嘟囔着:“我还是先回去吧。”
果然,还是只有自己着急了吗。
这么说着,她想要转身离开,想要逃走。
“等一下!”
然而,红莉栖突然抓住了真帆的肩膀。
真帆转过身。
她对上红莉栖的眼睛,那眼中是自己等了许久的东西,那是自己想要的回答。
她感觉自己又快要哭了。
红莉栖摸了摸她的脸,然后用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
“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她又回到了门口。
耳边传来“咔吧”一声,真帆的眼泪应声滑落。
只见红莉栖将自己制作的心形巧克力掰成了两块,右手拿着半块,左手托起真帆握着巧克力的手。
两块巧克力贴拼在一起变成了一颗完整的心。
“我愿意。”
This is a picture without description

评论区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