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为剧场版附送特典小说(非卖品)
那是令萌郁感到懊悔无比的既视感。
「为什么,我总是冷漠的拒绝椎名对我的厚意呢。」

原译者声明

『STEINS;GATE 承認共鳴のスーベニア』
「命运石之门-承认共鸣的馈赠(Souvenir)」

作者:林直孝(5pb.)
翻译:蜜瓜
图源:木村一(百度贴吧)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未经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我的视野被鲜艳的深红色所涂满。
那红色渐渐的变淡。接着,我发现有个浑身血迹的女孩伏倒在自己脚边。
短短的黑发被鲜血浸湿。
在地上弥漫的血迹开始缓缓变小,向着伏倒在地的女孩头部聚集过去。
接着慢慢的,女孩的身体无视着重力挺起,完全不依靠手脚的动作就站了起来。
我认得那张脸。
椎名真由理。
她的额头上,有一个小洞。
赤红的雾气被吸进那个洞中。
就在这倒退的世界中,睁开双眼的椎名露出悲伤的微笑,喊出了我的名字。
——萌郁,为什么?
「!?」
我惊起之后,才发觉自己在店里。
「又是、这个梦……」
显像管工房今天也依然很闲。所以店员就算在营业时间里打盹了,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所幸店长外出去给住在附近的老夫妇免费上门服务了,不然要是让他发现我在打盹的话肯定会被骂的。
虽然因此松了口气,不过我心中依然残留着些许苦闷,以及一点呕吐感。
在认识椎名以来的这一年间,我曾好几次梦见这样的景象了。这次不是第一次。
为什么,一定会是椎名呢。
为什么,一定会遭遇那么凄惨的对待呢。
是我自己哪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莫非是有什么就连自己都从未察觉到的异常愿望,潜藏在内心深处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样的自己还真是可怕。
我叹息着,扶正歪掉的眼镜。
不经意间一看,椎名正好探头在窥视店里,她对我招了招手。
我也微微的招手回应她。
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刺痛。
虽然不过只是个梦而已,不过她那看起来无比悲伤的微笑还是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萌郁~嘟嘟噜~♪」
见我走到店门口,椎名露出纯真的笑容——和我在梦里看见的那笑容迥然不同的笑容,接着对我说了声她一贯的招呼。
「你好。」
「萌郁看起来很困呢~」
「打了个……盹。」
「是吗~诶嘿嘿~我会跟店长保密的哦。」
椎名手中拿着纸盒。里面装了大量的炸鸡块。看来今天她也买了。
「萌郁萌郁,要吃多汁炸鸡No.1吗?热乎乎的哦~♪」
「不了……我、在减肥。」
「诶——?虽然都说了好多次了,萌郁你已经很苗条了哦。」
「……对不起」
「哇、别道歉啊」
她总是像这样拿吃的来问我。不止是我,她对小绹,冈部君和桥田君也都会这么做。
虽然明明是椎名自己想吃才买来的,不过她总是这么自然的想跟大家分享。
对初次见面的人也绝不冷漠筑墙,而是非常亲切的跟对方搭话。面对着她那柔和的笑容,无论是谁都会卸下心防的。
我也是,在Labmem之中最早变得熟稔起来的就是椎名了。
不过。
我还是未曾从她手中接过她分来的食物。椎名已经无数次对我说着「请吧♪」想与我分享,而我每次都找着借口推辞了。
可无论我如何推辞,只要见到椎名时,她依然还是拿出食物跟我分享。简直都不禁让我困扰她为什么这么体贴的程度了。
——为什么,我总是冷漠的拒绝椎名对我的厚意呢。
这句话,我在这一年间无数次的扪心自问着。
实际上我也并没有非常热衷的在减肥。虽然确实有些在意体重就是了。
为什么会拒绝她,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找不到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
一年前——
就在我开始在显像管工房上班的那天,椎名对着初次见面的我温柔的笑着,想跟我握手。
她的手无比柔软而温暖。感觉甚至都能传递出她为人之好都传递过来,很棒的握手。
印象中,就连我都不禁心中一暖了。
只不过与此同时,在我心中产生了有另一个自己发出了警告的感觉。
『我没有从这个名叫椎名真由理的女孩手中,获得任何东西的资格。』
这究竟是乖僻还是羡慕,或者说自卑感呢?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就这么过了一年。
「你不用介意的哦?」
椎名这么说着,在店门口的长椅上坐下了。她插了一块炸鸡塞进嘴里,脸颊鼓鼓的。
「多汁炸鸡No.1啊,有十二个对吧。这种量的话~真由氏呢,就算一个人也能全都吃光光的说。」
——那是说谎的。
刚刚,椎名说了个谎言。
因为至今为止我已经看见好几次了。
椎名买来炸鸡之后,总是只吃掉第一个。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动手去碰第二块了。她就这样拿着分给周围的人,而自己则是拿出别的零食开始吃了。
就这样,爱惜的看着剩下的十一个鸡块。
「一个是冈伦的份。肯定很快就会从大学回来了吧。」
「桶子君呢,总是吃两个哦。明明他都比萌郁更需要减肥诶」
「这是小克里斯的份。现在美国几点呀~?」
「这是萌郁的。不过在减肥对吧。诶嘿嘿~」
「这是琉华君的份。他吃得比真由氏更少哦。不过是男的♪」
「这是小菲丽丝的喵喵♪」
「这个是七年后,不对,剩下快六年就能见面的Labmem 008号的份」
椎名她总是像这样,为了能够分给Labmem全部成员而刻意留着不吃。
不过,像是Labmem所有成员聚在一起那种事,这一年来一次都没发生过。
那也是没办法的。毕竟004号的牧濑小姐在美国,还有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008号『A』,冈部君也说了如果不等待六年就不会出现的。
结果椎名买来的炸鸡,每次都会剩下好几个。就算把店长和小绹也算进去,也还是剩下很多。
而那些剩下的炸鸡块,变凉了之后,结果还是椎名自己全都吃掉了。
「椎名你觉得寂寞吗?」
「诶——?」
「因为、Labmem、总是没办法相聚」
「唔——比起说是寂寞啊,真由氏是在期待的说♪」
真是令人意外的答案。
「因为冈伦说了,只要呆在这里的话,总有一天八个人肯定能够相聚的。而且小克里斯联络说最近要从美国过来这边。还有还有,想象一下第八位Labmem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就觉得非常非常的有趣哦。Labmem呢,无论分开多远心都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哦。只要有Labmem徽章在,就是同伴的说」
我吃惊了。
无论是在这里的人。
还是不在这里的人。
就连尚未蒙面的人。
她全都挂念着。
全都感受得到羁绊。
十分纯粹的相信着,互相间的联系。
丝毫没有半点悲观的念头,而是为自己作为Labmem的其中一员由衷的感到高兴。
这时候我唐突间想起了,去年从冈部君手中得到Labmem徽章时他说的话了。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
说不定他所说的,就是这件事吧。
就算现在分散于各地,
只要我们所有人还是Labmem。
那么总有一天,这个Lab.的八个人就能够相聚。
「所以啊,我就为了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时炸鸡块不会吃不够,故意买得比较多哦~。啊,不过不过,其实还是因为真由氏是个贪吃鬼呢。诶嘿嘿~」
椎名脸上那含羞的表情,真的非常可爱。我觉得很好看。
所以我低语道。
「Labmem、八个人,能快点聚在一起、就好了。」
「嗯!到那时候好想能大家一起说『嘟嘟噜~』呐♪」
椎名她这么回应道。
她真的看起来非常开心。
并且毫无迷惘。
浮现着满面笑容。
听见她说的话,我感觉一直盘踞在自己心中的某个什么,嘶地消失了。
就算我梦见奇怪的梦,被奇怪的事情所困。
既然椎名她在等待着Labmem所有成员能够相聚的瞬间,那么我也想一起等待看看。
因为,我也是,Labmem的其中一员啊。
我暗自鼓起勇气,在椎名身边坐下了。
「……?」
椎名侧着头看着我。
现在的我,对于和她对视,或者直接说出口这样的事,还感觉有些害羞。
所以我满怀心意给椎名发了一封邮件。
『想了一下,那个炸鸡块,可以给我一块吗?』
「…………」
看了我的邮件之后,椎名在一瞬间愣了一下。接着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很干脆的点点头。
「嗯……!嗯!」
拿起牙签插起一块递给我。
「请吃吧!」
我接过来,放进口中。
确实如其名字所说,这个炸鸡十分美味多汁。那柔软的肉质简直让人感觉不出是冷冻食品,调味也十分合我口味。
「怎么样?」
「……好吃。」
「太好了♪」
只是这样得以分享一块炸鸡的行为,我却没想到能够获得如此愉快的心情。
从一开始这么做就好了。
想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说不定比我想的还要简单。
我感觉自己好像被椎名教会了这件事。

评论区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