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为剧场版附送特典小说(非卖品)
内容写的是成为Labmem之后一年……萌郁的日常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冈部君对我这么说道。

原译者声明

作品相关
『STEINS;GATE 承認共鳴のパードン』
「命运石之门-承认共鸣的宽恕(Pardon)」

作者:林直孝(5pb.)
翻译:蜜瓜
图源:Kaien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未经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你丫的冈部!别给我在二楼乱搞!在底下都被你吵死了啊!」
店长的怒骂声传来。
听见那么大的声音,我不禁吓了一跳。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
在我边上的绹睁大了双眼。
「萌郁姐姐。刚刚的那个,听见了吗?」
被这么问了,于是点头回应她。
声音是从显像管工房外面——店门口传来的。
「最近基本每天都这样吧!连房东的话当都没听见吗!」
「哼,你以为能够支配得了我吗Mr.显像管!」
在争吵着的,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俩人。
就是冈部君,和我兼职的显像管工房的店长。
我和小绹从门里悄悄探出头去窥视着外面的情况。
「此时此刻,可是决定这个世界今后究竟是走向充满地狱业火的混沌,还是像没了气的可乐一样就这么平稳前进的分水岭!我们必得其引导至混沌之中。因此Mr.显像管哟,希望你别来阻碍我等的实验!」
「明天开始涨三倍房租啊。不乐意的话就给我滚!」
「什!又来这招吗!?太不讲理了!」
「吵个蛋!你丫的先给我好好学点社会常识来!」
「咕……!我就把这句话当做宣战布告没问题吧?事已至此……这件事,就容我稍作考虑吧!」
冈部君这么说完,甩动着白衣上楼了。
店长威风凛凛的走进店里。虽然和我对视了一眼,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就这么一脸不爽的坐在店里的椅子上,摊开报纸。
怎么办——
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不想整天看见店长和冈部君吵架。得想办法让他们和解啊。
所谓的吵架,如果拖的时间越久就越难释怀,最后错过了道歉的时机。我最近很中意的一个电子订阅杂志在配信中写着——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拥有超凡魅力的意大利帅厨师是这么说的。所以肯定没错。
我觉得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让这次的吵架能够以平和的形式收场,所以就向边上的小绹投去求助的目光。
「今天真由理姐姐会不会来呢?」
小绹这么念叨着,手拿平时那支掸子拂扫着落在显像管电视上的灰尘。虽然最近她来店里玩的次数变少了,不过偶尔过来店里时就会像这样帮忙做些事。
她看起来似乎对父亲和他们吵架这种事已经完全习以为常了。
为什么她能够这么淡定呢。难道说升上中学之后进入青春期了,所以打算和自己父亲拉开点距离吗。
「请问……」
我靠向小绹,在她耳边说道。
「店长和冈部君,得让他们和好……最近这几天,感觉吵架,很频繁。」
「诶诶?应该没事吧。平时都这样哦。」
平时都这样……
确实冈部君和店长经常发生争吵。像是去年的年末和今年春天的时候那样,感觉只要冈部君的大学一放长假,两人吵架的次数就会直线上升。应该是由于他在这栋大楼二楼里呆的时间变长了吧。
「不过,最近这几天……特别的,多。」
我这么指出后,小绹停下了拿着掸子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下。
「嗯——,大概是因为冈伦叔叔一进暑假之后,情绪很亢奋吧。」
「……情……绪。」
虽然经常有人说,夏天会令人获得解放感。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摇晃着摇晃着。
总觉得脚底在摇动。
虽然我自己知道实际上并没有在摇。不是地震的感觉,举例来说的话,就像踩上软绵绵的亚麻油毡,或者橡皮板上的感觉。
如果就这么置之不顾的话,感觉总有一天会出现破绽,所以无法平静下来。
我走到外面,在店门口的长凳上坐下。接着写了一封发给冈部君的邮件。
建议他跟店长道个歉比较好。
送信。
如果这样能够劝动冈部君就好了。
这么细微的东西就让我感到不安。真懦弱啊,我。
接着想起了一年前左右,我得到的那枚徽章。
现在已经被改造成手机链,被我从不离身的携带着。
一年前,我被编辑部开除之后,带着些许失落走在秋叶原的街道上时,就在我面前发生了一场事故。
那时,在马路上行驶的汽车就快撞上准备过斑马线的小学女孩——小绹了。虽然汽车竭力踩了刹车,不过还是为时已晚,撞到她了。
虽然两者都未受什么很严重的伤。不过小绹由于惊吓过度站不起来,只是嚎啕大哭着,所以我就顺路将她送回家了。
虽然以此为契机,我才能像这样在显像管工房兼职。
不过最初我一看见店长的那副模样,就觉得非常可怕,想要尽快逃走了。而且我也不太懂得怎么接待客人,当时觉得自己肯定坚持不了几天吧。
而我能够就这么坚持一年下来的原因是,在开始上班那天我从冈部君手中拿到了这个徽章。
这是未来道具研究所的成员——Labmem.的证明。在他心中似乎我从一开始就是Labmem005号成员了。作为证据,徽章上刻着的所有成员的名字首字母中,清楚的将我名字中的『K』放上去了。
为什么冈部君会将徽章送给初次见面的我。为什么我会是005。那时候他虽然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 可如今已经过了近一年,我依然对答案毫无头绪。
只不过——
那时候,对于一无所有的我来说,冈部君给我的这个徽章的存在,显得无比珍贵。
感觉就像是在对我说「你可以留在这」一样。
正因为有这个徽章我才能坚持在这里兼职,也正因为我坚持下来了,才能发现其实店长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所以我——
「不希望你离开这里……」
就想冈部君给我徽章的这个行为,给了我一种可以留在这里的归宿感一样。
我也希望为了冈部君他们不会离开这里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时,被我握在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
我的手几乎是自动下意识的反应着。打开邮件列表,点开邮件。
是冈部君发来的。
『Mr.显像管生气了吗?』
因为上面这么写着,所以我就将事实原原本本的记上发给他了。
过了一会儿,冈部君从二楼下来了。脸色的表情很明显的铁青着,简直令人同情。
与我眼神对上的时候,冈部君不知道为什么说了一句「交给我吧」露出悲壮的笑容走进了店里。
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我随后也走进了店里。
只看见,冈部君深深的俯身低着头的样子。真是无可挑剔的姿势,我想道。
「我错了!」
「伸出头来,你这该死的二货!」
店长的铁拳——通称Godchin——在冈部君头上炸裂了。只是看着都觉得疼,我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这次就饶了你,再有下次就真的把你赶出去了啊!明白没!」
「好的……对不起……」
冈部君一脸快哭的表情,静悄悄的退出店里——
就在他走到店门口时突然转过身,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哼,你以为身为狂气的MadScientist的我,会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的野心吗!谁都阻止不了我!没错,谁都阻止不了!」
他丢下这句话马上跑了。
「那家伙……稍微客气点就这样吗。下次绝对把他赶出去……」
店长非常的生气。
冈部君,为什么在最后要留下这种挑衅……
虽然我想要再次将冈部君拉过来。
不过小绹在边上呵呵笑着。发现我在看她之后,凑到我耳边说道。
「爸爸他啊,虽然整天在说下次下次的,不过总是马上就忘记了。所以那个下次总是不会来哦~」
「……是,吗?」
「明明平时都不会那么健忘呢。何止不健忘,像是我的测验分数之类的,全都非常仔细的记得呢。不过冈伦叔叔的什么事情就总是马上就忘了,太狡猾了。」
小绹这么说着,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
……莫非,店长只是嘴上说得比较严重,其实心里没有赶走冈部君他们的想法吗。
嗯,如果是这个店长的话,肯定是这么想的没错了。毕竟我也在这家店里工作了一年,才能够产生这样的想法。
「嘁,红茶叶这不是都泡完了嘛。」
店长叹了口气站起来。
「绹,还有打工的。有什么想喝的没?我顺便给你们买回来。」
「我久违的有点想喝一下爸爸泡的红茶!」
「我、我也是……」
这个店长虽然长得虎背熊腰的,不过却是个喜好红茶的人。
「怎么了啊?你们俩还真是稀奇啊。那我去买点茶叶回来,你们看着店啊。」
店长脱下围裙,经过我面前时,装得很自然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还有,谢啦,打工的」
「诶……?」
他含糊不清的小声说道。
「因为那个冈部啊,那是个别人不跟他说就不懂得来道歉的二货嘛。」
虽然说完之后,店长像是逃走一样马上走出店铺。
不过我看见了。
他的脸上,带着一点害羞的表情。
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只不过是我杞人忧天了。
「啊……!刚刚的萌郁姐姐,超可爱的!」
「呃?可、可……爱?」
突然被这么说,我感到有点惊讶。
「因为你好像很开心的在笑。」
「在笑……我……?」
自己完全都没有意识到。大概也是因为,这笑容实在太过自然了吧。
不过——
这样的感情,也不错。我是这么觉得的。
未来道具研究所,和显像管工房。
在这一年中,两者都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无比重要的地方了。
轻轻的,将挂在手机上的Labmem徽章握在手心。
在这里,有非常棒的人在。
我想要,留在这里。
在我的心中,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评论区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