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线变动率 X.XXXXXX%

枪声仍在不断响起。
冈部伦太郎将走廊的拐角作为掩体,努力集中精神,不让身上的伤口以及嘴里的甜腥味影响到手枪的准度。

「如果刚才抢的是冲锋枪该多好,或者榴弹发射器什么的。」
『二,一,零。』
伦太郎在倒数着弹匣中的子弹数量的同时,也在脑海中勾勒着一个虚拟的弹匣。
这个虚拟弹匣与手枪内的弹匣完全相同,虚拟的子弹数也随着他扣动扳机的动作相应减少。
而在倒数归零的瞬间——

伦太郎『妄想』了弹匣满匣的状态。

『十五。』
伦太郎手中的手枪没有停顿,继续吐出火舌。
「有力气具现化(Real Boot)榴弹,不如帮我搓个钻头出来把这门强拆了。」
以极快的语速接上话茬的,是蹲在伦太郎身后不远处一扇门前的牧濑红莉栖。
此刻她正一手捧着掌上电脑,一手在屏幕上操作,努力破译着密码锁。「我的能力已经透支了。不如你来一发思考诱导让他们窝里斗?这样我就不用在这儿费劲造子弹了。」话虽如此,伦太郎手中的弹匣仍然不曾维持空匣状态超过半秒。
「我也透支了啊,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乖乖破解门锁,真是的……而且那也只有你会变轻松吧,你怎么不自己来。」
「我不擅长思考诱导啊。」
伦太郎苦笑一声,同时用妄想进行装弹。
「谁让你不让梨深跟我来做这个任务。」
「她的『能力』是比我强,但我哪放心你跟她组队。」
「你不相信我?」
红莉栖飞速瞥了伦太郎一眼,但手上的操作未曾停下。
「我不相信的是她啊。保护你的任务我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信。」
「哼……大男子主义。」
「这种时候了还要傲吗。」
「谁傲了!……打开了!走!」
「好——小心!」
伦太郎突然扑了过来,将红莉栖推入门内,随后一声爆炸响起。


耳鸣与轻微的脑震荡让红莉栖坐起来时很是艰难。当模糊的视野终于恢复时,她才发现伦太郎已经回到了门外的那个拐角处继续阻截敌人。
「伦太郎!」
「醒了?接应我,我进去后把门锁上。」
伦太郎并没有立刻动身,但红莉栖立刻会意並着手关门。在门恰好剩下一个人能通过的空间时,伦太郎才终于迅速跳向红莉栖,一个侧身来到室内。合金门关闭后,红莉栖立刻将能够打开它的认证全部锁死。
接着,二人一同看向放在房间正中央的装置。其外形如同人造卫星,但却透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没有过多感慨。在红莉栖的余光中,伦太郎贴在紧闭的合金门旁,以应对可能破门而入的敌人。
而红莉栖随即伸出右手虚握。随着一道高频的蜂鸣声,她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样物品。其长约八十公分,整体呈螺旋状向前延伸收束;但又不是规则的锥体,而是由无数无规则扭曲的细线状部分络合而成。似是无机物又似是有机物,散发出不详而又迷人的光彩。
红莉栖的能力偏向于感官的操纵,包括思维诱导、意识加速等;而伦太郎的能力则偏向于实际物体的操纵,包括具现化、念动力(Psychokinesis)等。伦太郎的子弹命中率极高,这也有他时刻使用能力控制子弹大致走向的缘故。当然,这只是在说他们擅长的部分,其他能力他们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使用。
能力者们(Gigalomaniacs)有着将妄想具现化的能力,而他们的武器则是 Di-sword,即为红莉栖从虚空中拔出的物体。
在拔出 Di-sword 后,红莉栖立刻用能力强化了自己的感知,并且开启了天眼通(Clairvoyance),如人肉扫描仪一般扫视着眼前这架机器。
在此期间,不知为何,门外没有任何声音传入红莉栖耳中。虽然她不时感受到大脑的钝痛,但这只是能力使用过度的副作用。为了闯入这个地方,她与伦太郎早已开始超限使用能力。
『一定要,到达 Steins Gate。』
脑海中回忆起了伦太郎的话语。其中的坚定与温柔似乎稍稍減弱了红莉栖大脑的钝痛。
大约半分钟后,红莉栖完成了对这个复杂机械的扫描,结束了强化感知与天眼通,能力和肉体的过载所带来的痛感如潮水般袭来,红莉栖感觉到贴身的作战服被自己的汗水迅速浸湿。
「时间机器硬件完整。」
说完,红莉栖打开了在刚才强化感知的状态下顺手破解的密码锁,顺着自动放下的梯子举步维艰地进入时间机器。她在某个接入口插入一块标有 ver.3.14 字样的小型芯片,并在数秒后完成了从启动系统到输入目标时空坐标等一系列操作。
「软件安全。伦太郎……上来!要出发了!」
红莉栖将头探出时间机器的入口,顶着伤痛呼喊道。伦太郎也在她的注视下从实验室门口迅速登入时间机器,坐在了空位上系紧安全带。
「没问题吗?」
伦太郎询问道。
「硬件软件 All Green,目的地输入锁定已经完成。」
一切都按照作战计划顺利进行。
「那么潘多拉作战(Operation Pandora)即刻进入最终阶段。」
伦太郎不顾身上的伤势激昂演讲着。
不过经过红莉栖的观察,他身上的伤口都只算得上轻伤,到达目的地后便可轻易治好。
「拜托安静点……我头疼得厉害。」
红莉栖抱怨道,但心中却有着抓住一线生机的喜悦,以及他们二人都平安无事的庆幸。伦太郎也温柔而眷恋地看着红莉栖。
在红莉栖的操作下,时间机器收回梯子,关闭舱门。
「舱门锁定。聚变发动机、克尔黑洞生成器运行正常,电子枪充能中……充能完毕。奇点暴露率百分之九十九,即刻进行时空跳跃,目标 2010 年 7 月 28 日,日本秋叶原。伦太郎,准备好了吗!」
伦太郎对她露出了鼓舞人心的笑容。
『带领大家进入 Steins Gate 吧!』
红莉栖也终于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
此时舱外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破声。敌人的部队终于突破了实验室的合金门,但他们已然来迟一步。
红莉栖已经随着这台被伦太郎强行命名为 SG204 的时间机器一起,向着那一切开始的地方,如划破黑暗的流星,承载着众人的希望飞跃而去——


潘多拉作战(Operation Pandora)。
此作战以瓦尔基里头领冈部伦太郎以及时间机器之母牧濑红莉栖为核心:由二人一同前往 SERN 的一处秘密基地,夺回时间机器 SG204 的控制权,并就地使用 SG204 跳跃至 2010 年 7 月 28 日的日本秋叶原,回到世界最后一次有可能进入 Steins Gate 世界线的分歧点。
身为擅长战斗的能力者,冈部伦太郎需要以擅长感官操控的牧濑红莉栖的生存、以及 SG204 的正常使用为首要目标。
牧濑红莉栖需要以强化感知与天眼通检验 SG204 硬件上的完整性,并以桥田至制作的芯片检验 SG204 软件上的安全性。
一切一如他们所计划。
红莉栖一直这么坚信着——

直到时间机器内部充满了星星点点的光之结晶,而坐在红莉栖正对面的伦太郎却随着她的一阵晕眩毫无征兆地消失。

「伦太郎……?」
心念之人突然从眼前消失,这让她的内心瞬间被恐惧充满。环顾四周,根本不见他的踪影。
甚至就连他刚才使用过的安全带也处于初始状态,座椅本身更是没有沾上一丝血迹——
就像伦太郎从未坐过一样。
红莉栖想要停止时间机器的跳跃,但此刻时间机器已经接近临界点。基于安全的考量,它从一开始就被设计为在此阶段不接受任何指令。
记忆前后对不上。
这是如同 Reading Steiner 一般的现象。但正因如此,它不应出现在不具有完整的 Reading Steiner 的红莉栖身上。
时间机器越过临界点,重力增加到正常状态的数倍。
但就在这时,红莉栖的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
红莉栖紧握住扶手,抿着嘴唇,眼泪却仍无法控制地涌出。
「混蛋……什么『带领大家进入 Steins Gate』,你才是我们的头领吧,你才是应该带领我们的人吧!这么骗我,实在是……太卑鄙了……」


「……打开了!走!」
「好——小心!」
正好在红莉栖起身、伦太郎转身的时候,伦太郎用余光看到对方丢过来的数颗手雷。仓皇间,伦太郎来不及进行妄想,只来得及用剩余的子弹将飞来的手雷尽量打离原来的轨道,但仍没能将它们击出安全的距离。
爆炸的热浪席卷着弹片撕扯着伦太郎的身体。他所能做的,仅是将红莉栖护在身下。
周围的温度逐渐降了下来,伦太郎没有晕过去,准确地说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数次昏厥,继而又因剧痛惊醒。最终他已感觉不到体表的疼痛或是外界的温度。虽然感觉上只是有一点使不上劲,但他知道这是回光返照,自己已无治疗的可能,即使他是有着超越常人能力的能力者。
能力者虽能将妄想化作现实,却唯独无法依靠妄想治疗伤口。因为无论如何用妄想去欺骗,自身的肉体都会传递来『受伤』的信息,即使是在阻绝了知觉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趁敌人还未涌上来,伦太郎将因为昏迷而消失的 Di-sword 拔出,再次将手枪妄想装填,点射掉几个正在慢慢靠近拐角的敌人。同时用念动力将红莉栖挪至门内,呼喊起她的名字。
「红莉栖!醒醒!红莉栖!」
连续呼唤了十数秒后,见她慢慢坐了起来,伦太郎这才略微放下悬着的心。
同时,他对红莉栖使用了思考诱导。
伦太郎确实不擅长思考诱导,但并非不能使用。

让她以为他没有受伤。
装填。射击。
让她以为他随着她一起进入了门内。
装填。射击。阻截手雷。
让她以为外面的敌人没有动作,更没有和什么人交火。
装填。射击。
让她以为他也登上了时间机器。
装……填……

或许是因为用天眼通看到红莉栖已经封闭了时间机器舱门并启动跳跃所以放松了精神,或许是因为能力使用过度,或许是因为他的肉体已经油尽灯枯……
这一次,他没能装填已经打空的弹匣。
也没有办法再去阻截飞来的手雷。
在他的眼中,手雷的运动如同慢镜头。他没有理会它们,而是努力转过头,望向相隔了两层门扉的她,无限眷恋。
他用尽力量,向她的盲点注入最后一道心电感应(Telepathy)。

『带领大家……进入 Steins Gate 吧……』


如果说时间机器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样,引诱人类将其打开,为人类带来了战火与灾难,那么此刻 SG204 所承载的牧濑红莉栖便是那被留在盒中的最后的「希望」。

于一片白光中,冈部伦太郎目送「希望」启程。
于一片白光中,牧濑红莉栖化身「希望」飞跃。

评论区



commit star size code size status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