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那刻骨铭心的三个星期已经过去了一年,但是那些事,那个人,那段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反而如同吹去了碎屑的石雕一般愈发清晰。
我始终无法忘怀,那名执意牺牲自己的少女,那一抹,鲜血一般的红色。

时间机器可以制造出来吗?
这么一个问题将她带到了我的面前。我并不在乎时间是不是可以逆转,因为,她不让我去逆转;我也不在乎时间机器可不可以被制造出来,因为,她让我接受现实。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基于我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会不会某天突然有一个自称来自未来的人找上我,告诉我世界将要毁灭,而拯救世界的方法就是拯救那个女孩。那样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踏上拯救她的道路。但世界之所以是世界,就是因为它不会依照你的幻想运转。那么——是时候,接受现实了吧。

我默默地走进秋叶原的广播馆,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
“你刚刚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吧,摆着一副痛苦的表情。”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第一次交谈居然这么不着边际,还真是一点都不浪漫。和我想象中的男女主见面完全不一样,哈哈……
不过……
我缓步走到了 8 楼的仓库,脚步沉重,正如我第一次来这里。
仓库里空空如也。当然了,已经过去一年了,当时的一桩悬案,到现在也无人问津了。只是那鲜血的颜色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吧……
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无论是多么在乎的东西,多么在乎的人,都会被时间不讲任何情面地带走。

我离开了广播馆,漫步到了记忆中的会场,这是她第一次遇见我的地方。
“你想被警察抓走吗?!”
在她的记忆中这才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吧,上来就对她动手动脚,没被警察抓走我还真是命大。关于这一点我可是有些担心呢,要是再遇见像我这样奇怪的人还是——
我顿了顿,仰起头长吸了一口气,离开了会场。

我来到了 Lab,这里还维持着我离开的样子,只是椅子上只有一件白大褂。记忆中的另一件,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冰箱里没有写着她名字的布丁,白板上也没有她书写过的痕迹,胡椒博士只有我一个人的份,那时准备的个人用叉子也不见了踪影。明明在这里呆了那么长时间,我却找不到一丁点她存在过的痕迹。

我在大街上随意走动着,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我们曾经一起在神社里找到 IBN5100,一起把它搬回 Lab,一路上都吵个不停,她一定觉得我很烦人吧。不过要我说也不全是我的错,每次我把梗抛出来之后她总是能接得又快又准,我当然就不自觉得想多聊一聊……哈哈……哈……

“单凭语言就构成性骚扰的案例要多少有多少。”
那真是饶了我吧,作为交换我就不叫你变态少女了……

“再说的话我就把电极插到你的脑髓里面去!”
这算是什么威胁啊,特意想让人吐槽吗。

“冈部,发生了什么——不,将会发生什么?”
你的思维真是敏捷得可怕,我们认识的时间那么短,你却把我看透了……

“狂气的疯狂科学家,你不是要改变世界的构造吗?”
这是……

“当然了!呼——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感到羞耻不说不就好了吗……真是笨拙的安慰方法……

“以防万一,定一个关键词吧,我现在最想要的东西是个人用叉子。”
我都已经买好了,正准备送给你呢。

“5 小时前的我还不知道吧,你叫我红莉栖。”
这种小事,让我叫你一辈子的红莉栖都可以啊……

“冈部,救救真由理。”
那你该怎么办……

“冈部……”

……

我走到了秋叶原车站,这里,是她向我告别的地方。
我送给你的未来道具你可还满意?
“不需要……不过还是收下吧。”
这可是专门为你升过级的。
“对了。”
红发少女走出几步后突然转过身来。
“这是回礼。”
一瓶胡椒博士飞了过来。

我慢慢抬起手,想要接住。
我能接住吗?
我可以接住吗?
我接住的话就不用转身去捡。
接住的话就可以一直看着她。
接住的话……就能听见那时没听见的话。
接住的话……就能听见她告别的话。
接住……就必须要道别了。

“啪”
分毫不差。

我看着少女的脸庞,听到了当时没听见的话。

——冈部,永别了。

我抬起了头,刺眼的阳光让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今天的雨水,是咸的啊。

低下头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手掌,我转身离开了车站。

永别了,红莉栖。

评论区



commit star size code size status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