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跟丢了啊。”
长长的自动扶梯通往地下。
沿着扶梯跑下来后,我咂了一下舌,将Di-sword扛在肩上,仔细地环顾周围。
在涩谷车站看到了希科技公司的终端人员——他们好像被称为“Porter”,随后紧追到了这个地方,不过还是让他们给逃掉了。
涩谷车站的地下对于不经常乘坐地铁的人来说宛如迷宫一般。为了能让多条地铁和私铁行驶,内部结构复制至极。
从我现在站的这个地方,能够通往副都心线、半藏门线、田园都市线的站台。
到底逃往哪个方向了呢?
“喂,看了一个背着帆布背包的微胖男性了吗?”
须臾,一个男生从身旁走过——从他身上穿着制服来看,应该跟我一样是个高中生。这样的话,试着向他问话吧。
然后我确实也这样做了。
“向人发问前不是应该先自报姓名吗,你这黑长直女。”
他以奇怪做作的口气回答道。
尽管有一丝困惑,我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苍井濑名”,那个男生冷不防地取出了手机。
“……是我。现在,在跟一个奇怪的女人接触。……啊啊,机关的刺客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过,也可能是反抗机关而逃亡出来的。……如果一个小时内没有再联络的话,可以判断我已经被干翻了,跟之前一样继续实行我们的计划。这也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EL PSY KONGROO。”
那厮对电话那头嘟哝了意义不明的话语后,挂掉了电话。然后,想着他该把脸转向我了吧,他故作牛逼状地挺了挺胸。
“你丫是谁?”
“我都告诉你我叫苍井濑名了吧。别说这些不管用的了,听到过那个声音了吗?嗡嗡的——”
“这样啊。”
男生听了我的话后,仿佛完全理解一般地点了点头。
明明我话还没说到一半……
“终于开始了吗……那个。”
“那个吗?是说3rdmelt吗?”
“果然。是这个名字啊。”
我立马摆好了架势。
“你是什么人?难道说……”
从这家伙身上感觉不到Giga-lo-maniacs的气息。
那么,是跟希科技公司有关系的人吧?
是刚才我所追的Porter的同伴也说不定。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不得不在此问清楚了。
我警戒起来,而这个猥琐男歪着嘴笑了出来。
“咕咕咕,呼哈哈哈~这样啊,注意到了我的本体了啊。‘机关’里也有能做到这一点的战士啊。”
“……机关?那是神马玩意?能吃吗?”
该不会是把“委员会”搞错了吧?
不,应该不会。看样子,这家伙也许跟希科技公司没什么关系。不过,这家伙有作为Giga-lo-maniacs觉醒的迹象。怎么回事?确实这家伙的气质表现得异于常人。感觉这个男的内心也已经坏了大半了。对,跟我一样。
“听好了,不要再做在此以上的妄想了”
既然注意到了,我就向他发出了忠告。
“不然的话,终有一天会被妄想所吞噬。”
“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当中,只有人类能够进行妄想。‘如果是这样’、‘如果能这样’。对现实中并不存在的if进行想定,对于肉体机能并不突出的人类这种生物来说是‘危险的预知能力’,而这种能力在现代过于肥大化了。说道噬梦,知道獏吗?”
“我神马都不知道。”
“这一点给老娘知道啊!”
那厮却突然向我伸出手指。
我很不爽,挥开了他的咸猪手。
取而代之的,我对他怒目而视,看到了那厮明显的畏缩样。
“妄想其实是电气装置。不,严密说来,这个世界本身就可说是电气装置。”
“假想现实啊……!”
这个男生的表情这一次瞬间明亮起来。似乎兴奋起来了。
“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现实世界已经崩坏了,我们只是在量子服务器中作为数据的存在而活着的啊——”
“这种话我可一句都没说过哦。”
“啊,这样啊。”
这次是失落地垂下了肩头。
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个量子服务器什么的,完全没听说过。
“你所看到的景色,是真实的吗?”
我发问道,他会作出怎样的回答呢。以他的回答基准,我可以判断出这家伙到底是‘危险’还是不危险。
然后,他的回答是
“自身存在,进而对世界的否定吗。会这么想也是当然的啊。要问为神马的话,这个世界是被机关暗里支配着的——”
“去你喵的机关,我都说了多少次不知道了。”
我强压着不耐烦的情绪。
这家伙,说详细起来真是话多啊……而且说话的方式也是故作玄虚,麻烦死了。
而且这家伙的口气实在是狂妄。不管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
“你最好把我刚才所说的话牢记于心。”
“哼,对我忠告吗……你以为你谁啊”
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地笑了。他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一切似的,不过我认为他只是单纯地装逼45度仰望远方而已。
“那么,我也有一个问题,请好好回答我。你知道超能力者西条吗?”
“你说……什么……?”
很是诧异,我转过身去。
西条拓巳在涩谷大交叉路口引起了骚动,电视台对此进行了全国直播。这就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不能让那个男的死了。那家伙手里握着世界的命运之匙。”
“你丫……!”
一瞬间,我将Di-sword指到了他的鼻头。
但是那个男生一动也不动。
这家伙……是单纯地没有看到剑呢,还是说即使看到了也不为所动。
如果是后者的话……说不定这是我无法战胜的对手。
暗地里咽了口唾液。
“你都知道些什么?是你丫煽动他的吗?”
“那个涩谷大交叉路口的时间只不过是个预兆。终末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不久,涩谷将会化作血海。”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
“长达两千年的胎动已经结束了。‘侵蚀’也已开始了啊……!”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
我有些混乱了。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与我所认识的真实完全不同。
“苍井濑名,是这个名字吧。能与你相会,真是太好了。不过,下一次相遇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那时候,绝对不要踌躇了。尽全力来杀我吧。如果以不彻底的觉悟来挑战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什么?”
杀?这家伙果然是敌人吗?刚才还一直是以旁观者的立场交谈的。不,他说“下一次相遇我们就是敌人了”,也就是说现在是同伴?
咕,这家伙到底是想说什么啊,完全搞不懂。
我突然反映过来。这也许是自言自语吧。
莫非,这家伙的话,全部都是妄想?
不,说是妄想也许不太恰当。硬要说的话,这家伙所说的话都是信口开河也说不定。
“吾名为凤凰院凶真。”
这家伙到现在才开始自我介绍。
非常明显是伪名的名字。再加上他那异常装逼的态度,我一肚子火。
“Phoenix的凤凰,院,然后是凶恶的真实。人们都对我心生畏惧,称我为狂气的Mad Scientist。我会再次与你相会的。那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EL PSY KONGROO。”
男生转过身去准备离开,我试探性地踢了下他的膝盖窝。
“啊……!”
我只是打算轻轻踢一下的,结果这家伙绵软无力地倒了下去。
“咕……我说,偷袭太卑鄙了吧……!”
男生坐在地上,神色慌张地想到了什么,突然间抓住自己的右手发出奇怪的声音。
“唔……!在这种时候,右手开始作疼……不要过来,不然力量会暴走的……!”
那只右手,不自然地急剧痉挛抽搐着。
这家伙,也许只是在犯傻。不,并不是也许,就是犯傻。很明显是这样嘛。
“你,看的到吗?”
“看到、什么?”
“我拿着的,这个。”
我将Di-sword的剑刃再次伸向缩成一团的男生。
并没有进行Real-boot。因此,除非拥有Giga-lo-maniacs的潜质,否则常人是看不到的。
男生按压着自己的右腕,一边轻轻地点点头。
“……啊啊,看得到啊。异常鲜艳炽烈的、仿佛能将观者目光钉于其上的、算得上残酷的美丽的剑啊。”
“你看得到?真心?”
“那是当然……难道说,我竟能活着亲眼看到。妖刀……胧雪月花。确实是很牛逼的日本刀啊……”
“别瞎扯啊!你这个笨蛋!”
我情不自禁地狠狠踏向了他的两腿中间。男生发出“咕哇啊!”的惨叫声,在地上半死不活。不管他,我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
真是的,太含糊了。搞不明白啊。
被这种家伙的满口胡话搞得头脑混乱,真是耻辱。
完全是浪费时间。还让Porter给跑掉了。
口袋中的手机响起了来电声。一接,听到微弱的呼吸声。只是这样,我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了。
“梢吗。刚才,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跟那家伙交谈过后,现在感觉非常疲惫……”
那一天,就在这样的发牢骚中过去了。
不过,万一假定那个男生所说的是“预言”的话。
大概一周之后,他所说的全部命中了。
那个事实——3rdmelt事件后,我突然想了起来,一时愕然了。
“嘛,单纯的偶然吧。”
最终,我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之后,那个叫做凤凰院凶真的中二的本名,我没有一点印象。

评论区



commit star size code size status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