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译者声明

此短篇可以认为是CHN故事的前传,刊载于CHAOS;HEAD全音乐集的特典小册子上,作者林直孝。
翻译:下不停的雨
校对:geniuswunan
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出。

现在开始,我要将记忆,托付给尚未谋面的你。

想象比知识更重要。
因为知识是有限的。
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
爱因斯坦如此说过。

他用自己的妄想——也就是E=mc2将世界概括的时候,是作何感想的呢?
没错。那个著名的天才物理学家,是稀有的Giga-lo-maniacs。

我不认为我拥有与他匹敌的力量。但是,在无意识中做了与他类似的事情也是事实,而这个事实难以抹去。
我的妄想,已经扩散开来了。

fun10×int40 = Ir2

将这个公式具现化,大概是在升到小学4年级的时候吧。
那是以开始感觉到身体的异变为契机的。
从那以后,渐渐地,我的身体会因为妄想而慢慢被侵蚀。
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已经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独立行走了。当时的我,还没有身为Giga-lo-maniacs的自觉。虽然勉强还能去上学,但已经不是能够去郊游的状态了。
我明明很期待的,却被父母阻止,真的有怀恨在心。

妄想就膨胀了。
妄想和嫉妒心有些同义。抱有那种心态的我的妄想,不仅伤害了出去郊游的同学,还杀害了班主任老师。
那个时候,第一次意识到了。
我身上有着可怕的力量。

那之后不久,我就住院了。
虽然医生们都对我的病症感到束手无策,但有一个人例外。
那个人就是野吕濑玄一。
尽管那个时候的我还年幼,但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因为,他拥有着和我一样的性质。作为人,早已脱离了常轨。
所以我拒绝了他的诊疗。由高科医生代为诊治实在是万幸。
同时,盗取了野吕濑玄一的思考,知道了Project.Noah和希科技会社的事情。我现在所处的医院,正是敌人的巢穴。
长此以往,我的妄想会被Project.Noah所利用,继而给予世界重大的影响。虽然察觉此事后打算逃离,但是拜在这个医院的治疗所赐,我反而被安定下来了。
很快就变成了没有这个医院就无法继续生存的身体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明确认识到他们是敌人了。
虽然驱使妄想能够经常回避他们与我的接触,但越是使用力量我的身体就越虚弱,更加无法离开这家医院,陷入到这样的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这样持续下去的话,衰弱到一定程度时终究会被野吕濑抓捕到。
因此,我抹去了自己的存在。

当时的我早已没去上学了,在受到伤害的同学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开始着手实施。

“西条拓巳这名住院病人,已经顺利地完成治疗退院了。”

所有的医院相关人员,我的双亲,都被这样灌输了。以及所有可能与野吕濑接触的人。
就这样,独居在由这个妄想所隔离出来的病房里。
唯一的例外是妹妹七海。只有七海能够不抱有任何疑问地进入到这个病房中。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是被隔离的房间。
当然,在她来医院的时候,我会用妄想动些手脚,让所有相关人员看不见妹妹。
七海……明明那么幼小,却担心着住院的我,总是拼命地照顾着我。看到这样坚强的妹妹的身姿,实在无法忍心将七海的记忆夺取。

而且,还有1个人是例外。我在把自己隔离的时候认识的,名叫咲畑梨深的女孩子。
她在这家医院的地下被监禁了将近1年的时间。虽然最开始不管我怎么呼唤她都无法传达到,但在野吕濑的残酷拷问下,她作为Giga-lo-maniacs觉醒后,与我妄想同步了。
然后我进入到了她的心象世界之中。
从结果而言,我不是知道是好是坏。
只不过,她心中的是非常悲伤的妄想,同时在现实中也是。
不断杀死着自己的心。因此,我想帮她。
她之所以会遭遇如此悲惨的事情,是因为我妄想出了那个公式。

通过妄想,我可以去到任何地方。虽然在现实中连自由行走都做不到,但是我可以施展任意门一般的绝技。当然,这必须要强大的妄想能力,无法频繁使用。
而且,为了阻止稳步进行中的Project.Noah,我不惜一死。
因为这个Project就是由我的妄想扩散开的结果而诞生的。
之所以将自己隔离,是希望将全部力量集中到阻止Project.Noah这一事情上。
但是敌人也非同一般。有效实施着防御策略。很快,我通过思考盗取入手的情报越来越少,敌人也开始搜寻我。贸然行动的话,很可能会被抓捕。
而且,敌人在搜索我的时候,作为我的亲人的七海也非常有可能性遭遇危险。
本来是想着不把别人卷入到这一场战斗中来,而把自己隔离了的。
结果,我还是太天真了。

就这样虚度了大概3年的时间吧。
在此期间,我做了很多妄想,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觉悟到这样下去是无法阻止Project.Noah的。

因此,我决定创造你。

为此,我要排除掉所有社会性的联系。
和外界的——也许是和日常的——唯一的联系,七海的记忆也被我消除了。
在最后给了妹妹痛苦的回忆。伤害了她。
不过,那份痛苦一定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忘却之后,她就能普通地生活下去了。
从我这个重负下解放了。希望七海能够幸福。

梨深是我的失算。
她的记忆我自然也是想消除掉的。
作为Giga-lo-maniacs觉醒的事情,受到野吕濑残酷拷问的事情,和我相遇的事情,让她都忘却掉,希望她能普通地生活下去。
不管说多少次,她都是因为我的错而遭罪的。
但是,梨深是一个优秀的Giga-lo-maniacs。不管我的妄想多少次覆写到她的记忆上,她都能反弹回去。“把心关闭在壳中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她开朗地笑道。
因此,我放弃了对她的记忆操作。

要把一个人从无到有创造出来,就算是妄想也并非易事。
我深刻体会到,人的精神是非常复杂的,同时也是非常精巧的。
为了将你创造出来,我打算连人格都一定要完美地妄想到。为此,我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不停地考虑着你这个人的事情。就像是在恋爱一样,虽然我还没有谈过恋爱。你要是知道这个事实的话,一定会感觉很不舒服的。

基本上你就是我。我的记忆,我的能力,还有我的名字,我都打算托付给你。
在你诞生的瞬间,我这个西条拓巳的存在就不在了。这样的话,今后我就把自己称为“将军”吧。
为什么是“将军”。
因为我很喜欢东乡将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理由。
你诞生之后,毫无疑问要担当一个辛苦的角色。
首先,必须要作为Giga-lo-maniacs觉醒。
为此,会被施加强烈的精神负荷。
然后,觉醒得到Di-Sword后,还需要和希科技会社决战。这是为了阻止Project.Noah的决战。
那就是我的,也是你的最终目的。
我因为非常任性的理由而将你创造出来。
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无法只凭一己之力去解决。

一切结束之后,你就自由了。
擅自将记忆托付给你的事情,以及希望你成为七海的好哥哥这一任性的愿望,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想努力去做。
我梦想着一切结束之后来临的平稳日子。

初次见面,西条拓巳。
再见,西条拓巳。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虽有艰苦的战斗在等待着你,
但同时也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只要这片蓝天还在,一定没错。

你既是我。
同时也是你自己——

无人来访,夕阳染红的病房。
在一角抱着膝盖的咲畑梨深,注意到了躺在床上的西条拓巳的异变。
呼吸加速,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纤细胸膛激烈地上下起伏。
在梨神屏住呼吸的时间内,以病床为中心,荆棘一样的东西呈放射状扩散开来。
那荆棘,有着金属一般又像有机物一般的纤细,令人不禁屏气看入神的美丽。
沿着变为闭锁空间的病房的床和墙壁,荆棘前进着,伸展着,到处覆盖着。
荆棘表面叶脉一般半透明的玻璃部分脉动着,红光不断地闪烁着。
也就是,拥有意志的红色八头大蛇。

西条拓巳的Di-Sword 。
梨深之前只见过一次。
那个时候还只是紧紧缠绕在他那纤细而又布满皱褶的手上。
西条拓巳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他不顾梨深的制止,决意实施创造出另一个自己的行动。
梨深回想起以前问他是否做了死的打算时,他微微点了点头。
覆盖着病房墙壁的Di-Sword的闪烁频率加快了。很快荆棘的各处发出干枯的声音龟裂开来。

梨深慢慢站起身来,小心不碰到Di-Sword的荆棘,慎重地走近病床。
用手掌轻抚将军那皱巴巴的脸颊。
他还在呼吸着。
总有一天他会再一次取回他的意识吧。
就在这一瞬间,在涩谷的某处,拥有别的姿态的另一个西条拓巳应该诞生了。
总有一天会与他相遇的吧。
在那之前,梨深要在这里一直等待。
因为没有其他容身之所。
因为没有其他能去的地方。
因为没有可以回的家,没有等待着的人。
梨深望着窗外被夕阳染红的涩谷建筑群,一股泪水夺眶而出。

那是距涩谷崩坏大概18个月前的事情——

评论区



commit star size code size status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