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脑子插上电极 - 科学ADV图书馆

Chapter 01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892145%  2010.8.10

即便喜欢对方,也不代表能无限度忍耐他的行为。
尤其在他发病的时候。
“就叫伊格德拉西尔,”那家伙用比平时大两倍的音量宣布道:“这个机器,它的根系延伸到命运女神看守的乌尔德之泉!它萌生于‘过去’,繁茂于‘现在’,贯穿了‘未来’!”
用了一大堆奇怪的名词,不过因为喜欢他而在图书馆阅读过《埃达》(一本不太好看的北欧文学经典),大概知道用的是什么梗。
牧濑红莉栖为自己的眼光而叹息不已。
她平时也是挺精明的一个人,虽然主要指的是研究工作方面。也许潜意识里为了平衡自己的各项能力数值,才选择喜欢这种人也说不定?不过冈部的手真好看啊,右手就按在她面前的桌子边沿,掌骨因用力而浮显,指关节突出,手指修长;声音也很好听,低沉而悦耳的——
“克里斯蒂娜!”
“都说了没有蒂娜!”条件反射,没办法。
“刚才我说的有好好在听吧?”这男人说:“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赞成票?”
她继续拿起锡条和电焊处理耳机,烦躁道:“赞成什么?根本毫无意义。我说你不能离我远点吗?都因为你这家伙刚才在这里大喊大叫,我差点虚焊了。”
“哦~助手!”
完了,让他得寸进尺了。
果然冈部夸张地怪声说:“连这么基础的工作都做不好,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只会用脑,四肢退化的怪物吧,不,是 Zombie!是 Zombie 啊!”
“啊——!你没有常识吗!Zombie 是‘只会用脑,四肢退化’吗?根本是反过来吧!还有谁是四肢退化?我只是说‘差点’!是‘差点’!”
为什么要这样惹她生气?常理来说根本不希望和喜欢的人大声吵架,但这不是她的错哦,真的是因为他不好的。
桥田在旁边帮腔:“是冈伦的问题,不过希望不要提 Zombie,十分感谢。”
“为什么?”那家伙完全忽视了她爆发的愤怒很自然地把注意力转到了桥田身上。
“玩了去年的万圣节限定游戏,”桥田像是很受挫:“呀——我明明推的是吸血鬼美少女路线,结果出来的是僵尸女孩结局,根本不想再来一次。”
“又在玩小黄油。”冈部冷静地吐槽着。
“桥田,我以为你在帮我检查程序……”
“对,”冈部说:“你为什么没有帮克里斯蒂娜,noooo,THE ZOMBIE 查程序!”
“冈伦太过分了。”
“谁是 Zombie 啊!”
啊真是的,只有她一个人在认真地制作时间跳跃机啊,那家伙只会唠叨就算了,连桥田都靠不住。
喜欢的人还在旁边孜孜不倦地说什么:“肯定是作为 Zombie 吃的脑子多了,头脑才进化出非人的天才。”
眼泪简直都要出来了。
“再说就给你的脑子插上电极啊!”小声嘟囔着。
“嘶——”他发出抽凉气的声音,郑重地看了她一眼,之后竟然安静了下来,坐在沙发上。
原来会怕这种话吗?他整天把一些危险的言论挂在嘴边,总觉得不是会被吓住的类型。
红莉栖经常有一种感觉,好像触碰到了冈部内在敏感和柔软的地方,这次他或许也是察觉到她真的生气了,才会借机停止。
心里稍微有些高兴。
前一刻因为他而愤怒,后一刻又因为他而开心,这两天心里就是如此翻江倒海。这样下去也许真的会在制作机器上出错,故而把手机拿出来,本来想上一下@ch,但是首先注意到了同事的邮件。
是这次和她一起回到日本的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医学部的研究员发来的,说是观察到了脑炎患者的一些特殊症状,问她有没有兴趣过去一趟。
总的来说,关于那个新型脑炎的治疗研究不是她的任务,但这次能回日本,也是搭了他们的顺风车,作为脑科学研究所的顾问来协助那些医生,结果为了照顾他们的面子去参加会议,终究也没有去成父亲的时间机器研讨会。
虽然有些不愉快,可追根究底是自己不敢去面对父亲。
今天就算了,比起医院,更想待在 Lab 制作时间跳跃机……待在冈部身边。
牧濑红莉栖没有想过,后悔来得这么快。

Chapter 02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892145%  2010.8.13

下午完成了时间跳跃机的制作。进行了几天紧张的工作,大家决定开一个庆祝派对放松一下。
冈部伦太郎坐在沙发上,为确实获取了足以改变世界的权力而多少烦恼着。
比起这个,仍旧在电脑前刷网页的桶子好像根本没有疲累,他自言自语一样把消息告诉身后的同伴:“超自然版块现在非常热闹哦,据说在秋叶原的街上有人 cos。”
坐在冈部身边,保持着二十公分距离的牧濑红莉栖说:“这在秋叶原有什么稀奇的?这边不是应该在街上碰到女仆装少女也很正常吗,话说超自然版块怎么会有这种完全无关的东西,这些人懂不懂论坛……”她少见地啰嗦起来,坐得也是笔直,后来仿佛说漏了什么似的住了嘴。
“因为太逼真了喔,比起外形,更接近行为艺术哦。”桶子没有察觉她的变化。
冈部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不过身边红莉栖的紧张情绪让他的心情也浮动起来,他想问她怎么了,一时无从开口。这会儿 Lab 的门打开,真由理和菲莉丝带着庆祝用的食物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琉华子和闪光的指压师。
他们把袋子放在桌上,真由理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红莉栖蹦起来给她让了座位。
“诶嘿嘿~谢谢啦克里斯酱,真由氏觉得有点头晕呢。”少女用惯常的声音笑着,在沙发上坐下,额上都是冷汗。
冈部也起来给她倒了一杯水,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今天一直好好的哦,就是刚才在街上碰到了一群 cos 怪物的人,还被一个大怪物咬到手了哦~”她抬起一直垂下的左手,腕上裹着一张手帕:“是菲莉丝的手帕哦~”
冈部有些生气,用教训一样的口气说:“被欺负了吗?真由理,以后碰到那种人要离远一点!”
红莉栖不满他的态度:“又不是真由理的错,要我说,你这个 cos 疯狂科学家的人也很危险。”
“什么?你没搞清楚这个状况吗?真由理被流氓欺负了!”
“我当然知道,但她已经很难受了,你能不能闭嘴!”
两人之间又是一触即发的火药味,菲莉丝看着他们狡黠地笑着,琉华子想劝架又无从下手。就在这时,短信铃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冈部拿起手机,毫无疑问是萌郁的信息。
“我看到了。”
“好像不是一般的 cosplay。”
“需要引起警惕。”
“说起来。”
“他们 cos 的是僵尸。”
冈部查看着不断出现的信息,嘴角难以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Zombie 这个词最近好像经常听人提起。”他吐槽着。
红莉栖虽然不知道短信内容还是飞快地接道:“没有别的人提起,是你自己,都是你自己。”
“哈?你什么意思?……”冈部还想不甘心地反驳什么。
另一段铃声恰好响起,但这次是红莉栖的手机。
她接听了电话:“是,我是牧濑……嗯……等一下,你在开什么玩笑?……说点严肃科学的话!……喂!……喂!”
看样子电话断了。
就像很多故事里面,当麻烦开始的时候,总是有一个明显的信号。
冈部伦太郎在那一刻,感受到了不知为何而来的恐惧,就像命运的剑,在一刹那以雷霆万钧之势从头顶斩落,因为他从未曾见过红莉栖的那种表情——夹杂着深深的震惊和不可置信、连思维都没有跟上的迷惘状态,可是在那表面茫然无措的裂痕之下,是浓重的恐慌。
“……红莉栖。”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走廊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有人在用力敲门,菲莉丝轻快地说了一声:“我去开门~”就跑向了玄关。
“等一下!不可以!”几乎是用喊破喉咙的音量,突然回过神来的红莉栖大声叫道!
被吓了一跳的冈部同时听到了玄关处菲莉丝的尖喊。
“菲莉丝!”他下意识向玄关冲去,被萌郁一手拦住,用力拖甩到后面。
站稳身形的冈部,看到了有生以来最可怕的东西。
他浑身细胞都在 Lab 周围的尖声惊叫中颤栗!
那是。一个僵尸。
真正的。
真正的。
真正的。
一眼看去就知道——超越了外形和演技,活生生的僵尸!
它浑身溅满血迹,短袖上衣已经烂掉,有一个弯曲状的物件扎在它右侧脖颈,已经被血液浸得黏糊糊的。
冈部瞪着眼用力地喘气着,大脑只剩剧烈的颅鸣,眼睛死死看着那个血红的物件,突然认出了一个尖尖的、三角形的、猫耳……
他瞬间弯腰吐了出来。
哀嚎着,绝望地哀嚎着,在人类的震惊当中,不死的生物裂开了嘴,新鲜的血液顺着他的唇齿流淌下来,它向人类扑了过去。
萌郁本能地拿起料理台上的菜刀砍中了它,她灵活腾空,扭转身形,将怪物夹住,用力掼到地上,四肢蛮横地按住了它。
“快,关上门。”她说。
在余下的人中,牧濑红莉栖最快反应过来,她往门的方向过去,但冈部突然拉住了她的胳膊。考虑到玄关处可能的惨状,他的眼泪已经布满了脸颊。
转到玄关那里,他的心再次碎了,喘着气大哭。优先锁好门,脱下白衣放下,此时又听到内间传来琉华子的呼声:“真由理!”
冈部两步跨了回来,那个僵尸好好地被萌郁按住了,已经不再乱动,但萌郁的手臂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咬痕。
真由理——
她从沙发座位上站起来了,说起来刚才开始就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哪怕是害怕的叫喊都没有。
她的脸失去了表情,眼睛蒙着一层白翳,皮肤青白得可怕。
“真由理!!!”
究竟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冈部要承受多少次痛苦!
“啊——”他无意义地张嘴哀鸣着,缓慢地向真由理一步步走过去。
“冈部!冈部伦太郎!”是谁抱住了他的手臂。
低下头,看到的是红莉栖满是泪水的脸。
“来不及了,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来不及了,东京已经沦陷了!”她哭着说。
既然来不及了,为什么不让他到真由理身边呢?他困惑地看着抱住他的女孩。
为什么你如此伤心。
“冈伦!时间跳跃机!”被吓到一直说不出话的桶子的呐喊,从境界外来到了他的世界。
立刻会意的红莉栖马上哀求道:“是啊!时间跳跃机!也许还有机会,冈部,你醒一醒啊!”
他仿佛恢复了一点意识。
突然又响起了沉重急促的拍门声,窗外的远处,传来了数度爆炸的巨响,燃烧起冲天的火光。
在无边的夜里,这栋房子的二楼窗户亮起了一阵闪电般刺眼的光芒。

Chapter 03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449813%  2010.8.12

自那以后冈部进行了几次、几十次、几百次的时间跳跃。
每一次都以 8 月 13 日 19 时 30 分真由理转化为僵尸作为结局。
当然这是冈部告诉红莉栖的,从目前她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他所说的这些事情。
但红莉栖还是相信他,根本没有不相信冈部那个选项。
据说这也是几次、几十次、几百次以来,不同世界线的她做出的相同的判断。
日本会像那些游戏和电影里一样,变成丧尸围城的末日地狱。
虽然难以置信,但从科学上来讲并不是完全没可能。
顺带一提,在最近的几十次跳跃前,他们终于想到利用 D-mail 来干涉过去,并且成功了。
当时,在某一个轮回的 8 月 12 日,红莉栖试图向她在日本的医生同事寻求一些帮助,电话打过去才知道,原来在新型脑炎治疗研究会驻扎的医院里,那些经过正常治疗的病人,体内产生了从未见过的病毒,他们使用了各种药物,但被病毒感染过的实验白鼠很快都相继死去。
情况了解到这个阶段,红莉栖和冈部断定,僵尸是由于正常人感染病毒导致的,而那所医院的新型脑炎患者就是一切的源头。
冈部相继发送了几条 D-mail 到最初医院发现病毒的 8 月 9 日。
从一开始的“向红莉栖了解新型脑炎”,到“向医生取得联系”,再到“让医院隔离病人”等等。
经过了数次时间跳跃的努力,终于有一次在发送完 D-mail 之后,他们平安度过了 8 月 13 日,但就在冈部刚刚触摸到胜利的门槛——8 月 14 日上午同样的事情重演了。
又变成了新的轮回。
这一次,距离冈部时间跳跃已经过了一天。
红莉栖一直待在开发室里加班加点地制作时间跳跃机,想早一点完成,毕竟各方面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了,按照冈部的记忆,偶然因为突发情况,不到 13 日下午就需要进行时间跳跃的情况也发生过。
这两天唯一时间比较长的休息,是今天独自到她喜欢的拉面店吃午饭。
她其实已经很累了,但因为怀着必须帮助冈部的心情,以及现状带来的压力和恐惧,如今哪怕是让她回到宾馆也是睡不着的。
起身泡咖啡,突然听到玄关有人敲门,吓了一跳,但仔细一听是冈部的声音:“助手,来开一下门。”
为了安全起见,冈部特意叮嘱要上插销,这样哪怕有钥匙也进不来。
打开门,红莉栖看到了他,比前一天时间跳跃回来更显得疲惫的男人,那张脸看不出难过也没有半点活力。他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怎么了?怎么现在回来了?你不是应该一直跟着真由理吗?”红莉栖关好门,跟在他身后说。
“没用了,”冈部说着坐到了沙发上,又问:“时间跳跃机还要多久完成?”
“最快也要明天上午。”她说。
冈部不置可否,看了一眼流理台,说:“给我一点咖啡吧。”
红莉栖继续去泡咖啡,开水一圈一圈地浇在滤纸上,咖啡顺着过滤杯滴滴答答地落在杯子里,她背对着他问:“发生什么了?”
冈部低声说:“刚才和真由理在神社外面被僵尸袭击了,真由理已经被感染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是等到后天上午,她就会……”
“是吗……你怎么样?”
“我没事,琉华子和神社里的人都出来帮忙了,但是真由理……”
红莉栖端着咖啡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发生了这种事,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真由理扔在神社自己回来。”
“可是我!…………”冈部停下了辩驳的话,只是垂下了头。
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虽说一开始挺烦他的中二病的,但是现在已经脱去了中二病的外壳的冈部,又让她觉得十分难过。
在年轻男人的身体里,灵魂已经苍老了的感觉。
她喜欢他的眼睛,作为日本人来说颜色比较淡的瞳孔,在阳光下呈现出耀眼的金棕色,其中洋溢的神采堪比巴德尔的笑容。
“如果我被感染了呢?”她忍不住问道。
“起码到后天早上,你应该不会有事的。”他说。
红莉栖感到心酸:“我还以为你会中二病地说‘没有完成时间跳跃机之前,你绝对不能死’什么的。”
冈部的脸色看上去缓和了一些,他温声道:“要助手给我打气,看来我现在真的是一塌糊涂的程度啊,而且,当初要不是你的时间跳跃机,我们就那样完了,谢谢你。”
啥?他说什么?
他对她说谢谢。
对于那个给他噩梦般无法超脱的机器,他仍然对她说谢谢。
快要控制不住心里的感情,她一边欢喜着他的夸奖,一边后悔着带给他的痛苦,就这样咬住了嘴唇,钻进了开发室。
“那我抓紧时间继续制作了。”她说。
冈部低沉的声音传来:“好,我不出去了,在这里陪你。”
陪你。陪你。陪你。
她咳嗽了一下,说:“我的话,没关系的哦,你看我都把高频电源放在手边了,如果 Zombie 来了,我就用电极插它的脑子!”
开发室外传来冈部沉沉的笑声:“你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她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在接下来的开发中,冈部果然没再离开,后来没有别的事做,他就站在她身后看她是如何进行设置的。出于对他未来可能遇到的情况考虑,红莉栖打算把时间跳跃机的制作方法教给他,叮嘱他以后每次都要学着制作,每次每次,直到完全了解为止。
深夜一起出去填饱肚子,黎明的时候在 Lab 的沙发上小憩。
红莉栖很珍惜这样的时光,也希望冈部能记住这短暂的平静,据他所说,自从第一次时间跳跃以来,他大部分日子都在外面奔波,同时还要看顾真由理,对冈部来说,和红莉栖相处的时间只有探讨对策的时候。
毕竟是喜欢的人,哪怕他不知道,也希望在他的回忆之中,有一刻他们安静地待在一起。
13 日下午桥田回到了 Lab 参与行动,他看上去也比平时消沉许多。
14 日上午接到电话,说女仆咖啡厅沦陷了。
冈部的神色看不出什么太大的悲伤,依旧坐在沙发上无动于衷。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窗外渐渐响起了发生暴动的嘈杂声。
红莉栖也知道,这就是最后的期限,从听到消息的时候就感到有些眩晕,一方面是因为事情实际发生的冲击,一方面毕竟也已经好几天没有充分休息过了。
她催促着冈部,直接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了开发室,给桥田打了信号,然后递上了改造过的耳机,冈部默不作声地戴上,像是还想对她说什么,可是她觉得眩晕一阵又一阵地袭来。
她突然觉得不好了。
靠着毅力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模糊地听到他在旁边叫她:“红莉栖……”
冈部,最喜欢的冈部。
她用尽力气按下了 Enter 键。

Chapter 04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449813%  2010.8.14

冈部想对红莉栖说,如果他放弃,就干脆这样下去可不可以。
她一定会说不可以。
他想对她说,他会学会时间跳跃机的制作,以后他帮忙,她就会轻松一点。
但这些对这个时间轴上的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终于,他在转头看着她的侧脸的时候,感觉她有些不对劲——脸色发青,眼神逐渐涣散……
这是……
“红莉栖……”他颤抖地叫她的名字。
他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停留到这么晚的时间点,以前他早就进行时间跳跃了。
她按下了按键。
顿时气势磅礴的电火花开始在周围放射跳跃,视线中的红莉栖看了过来,她的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白翳,她的脸灰白败落,就像失去阳光的阴霾天气,她正在对他微笑——张开了嘴:“O……ka……be……”
浑浊的吐字,冈部瞬间泪流满面。
红莉栖朝他扑了过去。
在逐渐剧烈的电光中,冈部牢牢抱住了她。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449813%  2010.8.13

从那以后,又经历了几次轮回。
冈部尽力以平常心和真由理相处,其他时间总是和红莉栖待在一起,按照她的希望向她学习时间跳跃机的做法,一次又一次,现在他已经完全摸清了方法,但是下一次他依然不会告诉她,他期待红莉栖向他讲解时的样子,他追随着她的目光和想法。
有时候冈部在 Lab 里停留太久,会被红莉栖赶出去,让他去照顾真由理。
前一天晚上他和真由理在女仆咖啡馆里,听说在咖啡馆打工的中濑克美也得了新型脑炎,他和红莉栖商量后决定去医院看望,之后他帮着做时间跳跃机,忙碌了一个通宵,在 13 日上午两人终于前往医院。
因为知道所谓的新型脑炎患者,就是最初的病毒携带者,冈部多少有些紧张,去之前先和中濑通过了电话。
对方告诉他院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所有新型脑炎患者都换到了顶层的加护病房,而且严格控制探视,她让冈部和红莉栖考虑一下。
“你不是说每次被感染的都是真由理、菲莉丝小姐和萌郁小姐么?我们应该没有问题。”红莉栖安慰他。
冈部没敢告诉她。
或许因为其实是他在依靠她。
通过红莉栖学校的同事,他们顺利进入了加护病房,那时她的同事作为主治医师正带着护士在查房。
意料之外地,中濑看上去和健康的人一样有精神,她说:“我感觉没什么问题,除了偶尔有一瞬间的眩晕之外,各方面都很好。”
冈部问她:“眩晕的感觉,是如何的?”
“感觉世界在面前变得恍惚了一样,有时候就直接晕倒了,晕倒之后常常会做噩梦,像上一次晕倒之后,我就梦到了女仆咖啡馆被僵尸围攻了,是不是很奇怪?”
“这就是新型脑炎的一般症状。”红莉栖的同事在旁边恹恹地说。
冈部有些吃惊,他怀疑这是类似于自己的[Reading Steiner]的能力,能记住时间跳跃和发送 D-mail 之前的事情。
中濑又说:“总觉得有些遗憾呢,再过几天,菲莉丝要去俄罗斯参加雷 Net 大赛,还邀请了我们,现在没办法去了啊。”
想到菲莉丝,冈部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
中濑看他的表情,以为冈部是因为没被邀请而不愉快,急忙解释:“菲莉丝是想当做惊喜,才没有告诉冈部先生的,其实研究所的各位都在邀请之列啊。”
冈部露出一点笑意:“那我应该赶紧告诉桶子,他一定很高兴。”
红莉栖也笑说:“研究所的成员的话,那也就是包括我了?”
“菲莉丝一定会希望牧濑小姐也去的。”中濑说。
“什么研究所啊……”红莉栖的同事在旁边低声吐槽着。
冈部一直觉得这个人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奇怪,红莉栖也毫不客气地回答:“是虽然看上去很简陋,但做出来的东西可能连我们大学都无法企及的研究所啊,说到这里,田中先生你的研究怎么样了?”
“虽然是从未见过的病毒,但目前看来也不致命,假以时日……”
红莉栖打断了他:“不致命?上次我不是在电话里说了?吹雪小姐的噩梦是真的,这可是,僵尸病毒!”
中濑和一旁的护士倒抽口气。
“僵尸病毒?哈哈哈,”医生古怪地笑道:“你怎么证明?”又仿佛自言自语地说:“虽然那些做实验的白鼠都死了就是了。”
“那些白鼠怎么处理了?”红莉栖敏锐地问道。
“扔掉了啊,像倒垃圾一样。”医生说。
红莉栖马上和冈部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恐怕那些没有焚化处理的白鼠,已经变成了丧尸老鼠,对整个城市进行了污染。
“和鼠疫一样吗?”红莉栖推测道。
“喂!”医生不耐烦地大叫:“你们别在那里自作主张地下结论啊,牧濑红莉栖,虽说你是闻名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的人物,但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你有什么资格下结论,说这是什么僵尸病毒!”
红莉栖皱起了眉:“我说的是事实,和我个人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医生说:“这样吧,我再告诉你一些之前没有说的事情——明明这些脑炎患者还活蹦乱跳的,医院的医生和看护人接二连三的都病倒了,今天早晨我检验了我的血样,你猜怎么样?我的身上已经感染了这种病毒!”
冈部吃了一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已经发狂的男人已经拖起红莉栖的手臂,往她腕上狠狠咬下!
“啊!!!”红莉栖尖叫!
“这样你就和我一样了!纵然你怎么天才都没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唰——”冈部从白衣内袋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猛然冲刺进攻,医生险险后退,水果刀在他手臂上划开了长长一道。
血液的味道刺激了所有人。
“嘶——居然随身带着刀子,你想杀我吗?来啊!”医生暴怒大喊,他的脸色在逐渐发青。
冈部浑身都被愤怒支配了,咆哮道:“对!我就是要杀了你!我带着刀就是要对付你这样的人!”
红莉栖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傻了,她伸手去拉冈部的衣服,冈部大声说:“快出去!中濑小姐和护士小姐也是!他快要转变了!”
护士带头跑了出去,中濑拔掉了输液管,硬是拉着红莉栖出了门。
冈部缓缓后退着,那个医生在短短一分钟内退去了属于人类的特征,现在他只是个渴望人血和大脑的怪物了,他张着嘴发出浑浊的吼声。
他朝冈部冲了过来,冈部抬手用力一刺,扎中了他的胸膛!
趁着僵尸在原地痉挛挣扎,冈部迅速闪出门外,关上病房门。
僵尸拼命砸着房门。
“红莉栖……”冈部转身寻找着,那个女孩站在不远处的护士前台,眼睛湿润地看着他。
他跑过去,拿起她的手腕查看,一道见血的齿印。
冈部什么也没说,吩咐中濑赶紧离开,向护士要了消毒药水和纱布,迅速地替她上药包扎。
红莉栖颤声问:“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别动。”他按住了她的胳膊。
“你早就知道我也会……但你没有告诉我。”
红莉栖推开了冈部,朝电梯跑去,冈部愣了一下,等追过去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缓缓关上了。

Chapter 05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449813%  2010.8.13

等冈部坐着电梯到了一楼,意外地看到红莉栖等在门口。
她已经把眼泪擦干了,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她就是这样自尊性太强、不允许自己临阵脱逃的人。
却让冈部为此难过,对他来说,牧濑红莉栖是……
“回去吧,回 Lab。”她说。
两个人搭电车回去,虽然旁边还有空位,但是红莉栖没有坐在他身边。
“小心传染给你哦~”她开玩笑一样说。
但其实她变了样子,他也不会害怕的。
出了站台,走回 Lab 的路上,红莉栖又问起他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看法。
“首先是先把实验白鼠的去向控制起来,然后注意监控那个医院。”他说。
她点点头,又说:“你不觉得奇怪吗,新型脑炎患者比起其他人来说受到的影响更小,说不定他们自身其实是有一定抗体的。”
“产生了病毒,但自身有抗体吗……”冈部小声重复着。
回到 Lab 的冈部,径直要去使用时间跳跃机。
“等等!”红莉栖制止了他:“想要跳回我们没去医院之前吗?”
冈部确实是那么想的,但他只是低声说:“现在也已经是 13 日了。”
“不去医院的话我们就不知道那些情报了!”红莉栖说。
“只要我知道就好了,下次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红莉栖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发送 D-mail 啊,8 月 9 日就去医院的话,说不定能改变一切。”
冈部动摇了,他总是相信着她的理论。
可是他明白发送 D-mail 和时间跳跃不一样,这是确实会影响未来的行为,万一没有朝好的方向发展,而让红莉栖比 8 月 14 日更早地……
“现在只能尝试一下了不是吗?”她坚持着,劝说着。
“可是……”
红莉栖悲伤地笑着:“就算你进行了时间跳跃,我相信到最后也需要发送 D-mail。但是下次也不要告诉我会被感染的事情啊,其实刚才真的很害怕,你要是提早告诉我,说不定会影响时间跳跃机的制作。”
冈部心中像被戳了一个对穿的窟窿。他忍着疼编辑了短信,送往 8 月 9 日。
第一条是:“不要带红莉栖去医院”
第二条是:“控制医院实验白鼠”
第三条是:“去医院探望中濑”
但并没有发生以往那样的眩晕感,世界并没有发生变化。
“怎么回事?”他焦躁了起来。
又发送了几条不同的内容,最后,当他编辑“告诉桶子菲莉丝的事”,按下发送键的时候,世界终于在他面前剧烈晃动了起来。

=ξ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3.037125%  2010.8.13

红莉栖看到冈部是在一瞬间晕倒的。
他本来靠在流理台上,突然晃了晃,原地跌倒。
因为一直用余光关注着冈部,所以看到他晕倒的时候,她立刻跑了过去。
“冈部!你怎么了!”她因为着急没有顾虑那么多,伸手扶着他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清醒了过来。
“成功了吗……”他茫然地说,又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是 2010 年 8 月 13 日下午。”一旁沙发上有个声音回答。
冈部看过去,明显吃了一惊,问道:“你是……?”
坐在沙发上的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少女,她用极其沉稳的口气说:“果然不记得了啊,刚才是发生了世界线的移动了吧,冈伦叔叔?”
冈部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说:“……叔叔?”
“真是麻烦啊,还要再解释一遍。”少女叹了口气,开始简明扼要地向冈部述说起来。
这个名叫阿万音铃羽的女孩,据说是来自未来的人,虽说难以置信,但从红莉栖的角度来说,种种证据都指向了这个答案。
更难以置信的是,她是桥田的女儿!
她说,在 2010 年 8 月,日本爆发了僵尸病毒,她的爸爸在关键时刻想起冈伦叔叔曾经说过的,关于留未穗姐姐准备去俄罗斯参加雷 Net 大赛的事情,硬是拖着冈伦叔叔和琉华哥哥去了留未穗姐姐家,即使留未穗姐姐已经不在了,她的管家还是帮助了他们,他们乘坐私人飞机离开日本,逃亡到了俄罗斯,同行的还有留未穗姐姐在咖啡馆的朋友,包括铃羽的妈妈阿万音由季。
他们一直流亡到了俄罗斯北部,在那个寒冷到老鼠都无法生存的地方,俄罗斯的政府接纳了他们,后来的 25 年里,他们在中钵博士的带领下,进行时间机器的研究,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
顺带一提,尽管不敢相信,但红莉栖的父亲似乎在 2010 年 8 月前就已经前往了俄罗斯。
不过铃羽坚持认为,她爸爸和叔叔,也就是桥田和冈部,才是时间机器的核心开发者。
但哪怕是在天寒地冻的地方,也最终没能抵挡丧尸病毒的蔓延,在 2036 年的某一天,防线再也撑不住了,研究所全面沦陷,桥田和冈部拼死把铃羽送上了时间机器。
虽然是没有事先策划好的事情,但铃羽深深记得父亲秘密告诉她的话——回到 2010 年,告诉冈部伦太郎世界线收束理论,告诉牧濑红莉栖她的大学才是一切的源头,然后拯救日本!拯救世界!
听完这些的冈部似乎在恍然大悟与不能接受之间,一边说着“原来如此”一边说“居然这样”。
关于他的亲身感受,印证了世界线收束理论。
“毕竟是未来的冈伦叔叔经过长时间研究确定下来的适用理论。”铃羽说。
发送 D-mail 能明显地移动世界线。
“得知道这些,你们才知道怎么将世界线移动到彻底不会爆发僵尸病毒的世界。”
红莉栖问出了自从铃羽出现后,盘亘在她心里的问题:“那么到底应该发送什么?”
铃羽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当时情况太紧急,爸爸也没有向我说明,但他既然特意叮嘱我告诉你病毒产生的源头,你总能想到什么吧?”
她又对冈部说了声,叔叔请尽快消化信息,时间不多了,就外出警戒了。
Lab 里只剩下红莉栖和冈部。
大概有五分钟的寂静。
她忍不住看了看他。
“怎么了?”他敏感地发现了,正视着她的眼,干净的嗓音在傍晚的清冷中低迷悦耳。
红莉栖的脸不合时宜地热起来,她支吾着问:“冈部……真的把之前的——我说的是这条世界线的事情忘了吗?”
“助手哟,这条世界线……发生了什么吗?”冈部居然也有些紧张起来。
“没什么,前天你时间跳跃回来,然后我们一直在制作时间机器,昨天夜里我们还一起出去吃了夜宵,接着遇到了铃羽。”红莉栖一股脑地说。
“出去吃夜宵啊……”不知为何,他露出了怀念的神情,连笑意都变得温柔起来:“说起来在别的世界线里,也和你一起在深夜吃过饭。”
这让她几乎产生了错觉,以为他的柔情因她而起。
但是……
“关于 D-mail 你有什么想法吗?”她强硬地打破这刻的温馨。
冈部皱起眉:“连目前的状况我都没搞清楚。”
红莉栖决定告诉他:“跟据铃羽的说法,其实新型脑炎是和你的什么‘魔眼’接近的能力,是由于大脑不能处理世界线变动引起的。新型脑炎患者本身不会产生僵尸病毒,但是经过某种特殊治疗后,病毒就突变产生了。”
“是什么治疗?”
“是从带到日本的新式治疗方法。”
冈部好像明白了:“也就是说,只要不让维克托·康多利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到日本来,日本就暂时不会出现僵尸病毒?”
“就是这样。”
冈部的眼里闪现出希望的火光,片刻后,他又像是极其信任一般把问题再次抛给了她:“那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让他们到日本?”
红莉栖感受着他的信赖,心中那点火焰再次炙烤起了她的五脏六腑,从昨天夜里她听过铃羽的话,辗转反侧想到解决方法的时候,她的身心就这样遭受着缓慢的煎熬。
“怎么了?”冈部好像和往常一样察觉了什么,他总是能够轻易捕捉到别人正在经历的痛苦。
红莉栖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我这次是作为顾问,在他们的邀请下一同来日本,只要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天给我发送一条短信,比如‘田中偷窃了你的时间机器论文’之类的,那是我写给父亲的东西,由于这个论文的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一定会去找他们调查清楚的,说不定就这样……”
“等一下!”冈部突然打断了她。
他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瞪大了眼睛:“……如果那样的话,你也……那样我们根本不会相遇!”
“可是那样子大家就不会在明天死去!真由理不会!菲莉丝小姐不会!萌郁小姐也不会!我也是!”她叫道。
“你!”
冈部显出了非常震惊的神色。
他颤抖地问:“你怎么知道的……?我说了吗?这条世界线的我告诉了你,你的事了吗?”
红莉栖悲伤地笑了:“没有哦,这条世界线的冈部也保护了我。”
“那你怎么……?”
“昨天,铃羽看到我的时候说了一句‘啊,原来你就是那个中钵的女儿啊,真是可惜’,我就全都知道了,我根本没有活到那时候,甚至没有抵达俄罗斯。”她说。
“红莉栖……”
冈部,最喜欢的冈部。
她轻声道:“起码那样,我们都还活着。只要知道在大洋的彼岸,对方还好好的,那样不就足够了吗?……呵,不对,世界线改变之后,我根本不会记得……但只要冈部记得我就好了,记得和牧濑红莉栖的相遇就足够了。”
“那样太残忍了!”
“你不是已经学会时间跳跃机的制作方法了吗,哎,其它世界线的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没有你的话,我根本做不到……”
“一直坚持到现在都没有放弃的,是冈部你啊。”
“那是因为我知道……下一次还能见到你。”
他的脸上满是痛苦,只是低声说着不。
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只要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的。”
冈部颤抖着,突然倾身抱住了她。
刹那,是一个佛教词汇,是比再短的时间还要无法度量的短暂,但红莉栖体会到了这个刹那,它跨越无数世界线,无数无穷无尽的思念诸般倾注其中。
冈部一手按住了她的头,将她紧紧地压向胸膛,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一定会找到你,”他的胸腔震动着,沉声在她耳边许下誓约:“我一定会再次遇见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世界在一瞬间远离了她。
只余下情感在心中爆裂。
“我喜欢你,红莉栖。”
“从很久以前,也必将到无限的未来之后。”
他……
怎么会……
怎么会?
喜欢你。
喜欢你,爱你,已经在心中。
说了无数遍。
她终于控制不住哭了出来,只是从他怀里挣扎而出,攀上了他的脖子,亲昵地磨蹭,一个柔软的吻。
再见的吻。
“我一定会,”冈部亲吻着她的眼泪:“抵达一个世界,连僵尸这个词都不会出现的世界……”
这是最深的悲伤,无理的宣言。

Chapter 06

=μ 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11.684163%  2010.9.26

“所以你制作的是什么东西啊,定时强制发送信息的情侣呼叫机?没想到你的恋爱脑如此严重呢,我的助手啊~”
名为凤凰院凶真的男人狂笑着,欺负那个已经满脸通红的少女:“你就如此希望得到我的短信吗?嗯?”
“你!!!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用了!”牧濑红莉栖大叫道。
沙发上正在做针线活的女孩笑了起来:“不行哦,小冈伦~不能这样欺负女朋友的~这样一点都不绅士呢!”
“咳,”变回冈部伦太郎的家伙强行掩饰住害羞说:“真由理,你是不会明白,她就算被这样说也不会怎么样,毕竟她是克里斯蒂娜,不,壕十七,不,The……The……The Zombie 啊!!”
红莉栖几乎是条件反射:“都说了没有蒂娜!还有壕十七是什么?什么是 Zombie?你又拿我的名字生造什么奇怪的词汇!”
“哼……”
冈部伦太郎沉默了。
接着——凤凰院凶真爆发出一阵仰天大笑:“Zombie,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是赫瓦格密尔里的尼德霍格!是诸神的黄昏!是我,凤凰院凶真,跨越两次世界的障壁!终于以人类之身将其毁灭的异世中的无尽噩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男人,又在发什么病啊。”红莉栖如是说道。

评论区



commit star size code size status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