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夏日炎热的气息侵蚀着他的睡意,在这没有空调的据点中,要在这样略显闷热的夜里安然入眠实在是一则难事,但是他对此已然习以为常。
即便如此,这一个月来他仍然没有一个夜晚能够安然入眠。
冈部伦太郎叹了一口气,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视线从天花板滑落,最终落在摆放在床头液晶时钟上——
『9/5』。
伦太郎坐起身来,半睁却毫无睡意的眼中倒映着时钟的微光。
轻手轻脚地离开坚硬的床铺,伦太郎没有开灯,而是依照记忆以及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走到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微凉的水流入喉中,同时也轻抚着梗在胸口的那股痛楚。
翻找了一下橱柜,意料之中地没有找到预期的东西,只好用塑料瓶装了一瓶干净的水。
回到房间,伦太郎将夜晚外出用的黑色斗篷套在身上,同时戴上兜帽,让自己的面容掩盖在阴影之中,随后他为了避免吵醒他人而轻手轻脚地向据点外走去。
但当他走到据点出口时却停下了脚步,手里捏紧的塑料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最终还是作罢,转过身准备回去房间。
「这个时间了,冈部先生要去哪里?」
然而却惊讶地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一道身影。
「我睡不着,本打算出去走走,但还是算了。」
「去『牧濑』小姐那里吗?」
「……不是,和她没有关系。」
伦太郎嘴上否认,但其实那人的猜测正中靶心。那人也身穿着夜晚外出用的黑色斗篷,身高比伦太郎略矮,同时声音同伦太郎相比也略显青涩。
「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样也能有个照应。」
「我……」
伦太郎意欲继续否认,但那人却从斗篷中伸出了右手,手中正握着一把似是长剑的修长物体。其材质似是有机物又似是无机物,中央有一个类似眼睛的镂刻。整把剑正从淡红色慢慢转化成蓝色,这代表着其所有者刚才正通过它发动着『能力』。看到它,伦太郎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思考盗摄』?」
「只是和有村一样的『测谎』能力而已。『思考盗摄』的话,一般情况我不太想用。」
「这样啊……」
二人陷入短暂的沉默,但率先开口的仍然是那个人。
 「冈部先生,虽然秋叶原附近的战火最近已经有些平息,但这只不过是因为最为激烈的战场已经推进到了更北边的地方,我们现在仍然处于战场。我想这些情报冈部先生不可能不了解吧?」
「当然。」
他所说的都是伦太郎不可否认的正论,也是当前世界的真实状况——
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片以争夺时间机器为目的,以日本为起点的战火,正向全世界迅速蔓延开来。
他们目前所在的秋叶原,那曾经充斥着电器商店与宅文化的街道在战火与炮弹一次次的耕犁下早已面目全非。
也正因如此,伦太郎一直在忍耐着,不让自己去那个地方,也努力让大家注意不到自己有这些想法,就是为了让大家不要担心。但似乎事与愿违。
「真由理小姐她们还有泉理她们很担心你。」
「让她们费心了……」
「我也很担心。」
「谢谢你,拓留。」
「冈部先生!」
站在伦太郎面前不断劝诫他的正是宫代拓留。
他们的相遇不过半年,也算是一种缘分。虽然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在2011年便已随着出现在广播会馆周围的武装直升机所点燃,但出人意料的,之后三四年的时间世界展现出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以及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即便如此,在战火真正点燃之前,早已习惯了和平的人们并无法想象自己身处于战争中心的模样,所以大家也都只是对此视若不见,至少表面上还过着平和的每一天。宫代拓留以及他周围的人们也是一样。
然而2015年在他所居住的涩谷,却发生了被称为『新世纪的疯狂的再临』的连续猎奇杀人案。以此为起点,他的生活彻底地发生了改变。
妹妹被残忍地杀害,青梅竹马更是死在自己的怀中。
正当他与幸存的家人以及伙伴一起走出悲伤,不再逃避现实而是决定面向未来的时候,战争却在世界范围瞬间爆发。
恰好,他的朋友中有一位是比屋定真帆曾经所属的维克多·孔多利亚大学研究所的新晋成员。虽然在那位朋友进入研究所时,不仅真帆早已脱离研究所,其原属的脑科学研究所本身也已经解散,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缘——简而言之,就是二人对牧濑红莉栖的执着——二人成为了熟识。或许她们并不算是和谐友爱的前后辈关系,但至少她们都将对方视为可敬的对手以及可信的伙伴。
于是,拓留便与他的家人以及数位朋友同以伦太郎为核心的Labmember们合流,加入了这个独自研发时间机器的组织。
拓留向前踏出了半步,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伦太郎。
「所以与其让冈部先生继续忍耐,让大家再继续担心下去;又或者哪一天冈部先生没有像今天一样回头,一个人出去遭遇不测,不如让我就在现在陪你一起去吧。」
伦太郎无言。
冈部伦太郎是一个有危险就只允许自己顶上,而绝不愿意让伙伴犯险的人。
但拓留也正是知晓他这一点才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我能理解冈部先生的感受。我也想要去为我的妹妹扫墓,可是现在我连回到涩谷都做不到。我也想要为我的挚友扫墓,但她甚至……连遗体都没有留下。既然牧濑小姐还在这么近的地方,冈部先生难道不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吗?」
宫代拓留的妹妹和挚友……
伦太郎深吸一口气。那是拓留心中最深的几个伤疤之一,除了私下里南沢泉理向Labmember们解释了来龙去脉的那一次外,大家都很默契地对此缄口不提。而如今拓留不惜自己挖开这道伤疤也想要说服伦太郎,这份心意让伦太郎不忍继续拒绝拓留的好意。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拜托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
见伦太郎终于答应让他同行,拓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到他这样,伦太郎也不禁开起玩笑。
「女生们很难搞吧。」
拓留愣了一下,露出『原来暴露了啊』的表情,苦笑着点点头。
「是啊,今天她们不停地嘱咐我让我跟着你,不要让你一个人在外面行动。」
「完全被看穿了啊……我还以为我掩饰得很完美呢。」
「已经到了连我都很担心的地步。」
听到拓留的这句带有一丝自嘲的话,伦太郎露出无奈的笑容,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被看穿。
不过换句话说,大家就是相互熟悉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这也算是我自告奋勇来的。毕竟我们之中我的能力最适合战斗,而且男人怎么能躲在女人后面,更何况是现在基地里只有我们三个……四个男人的情况下。」
伦太郎拍了拍拓留的肩膀,对他这番稍微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说法不置可否,但这份保护同伴的心却让伦太郎感到了一丝共鸣。
顺带一提,拓留所说的第三个男人并非伦太郎的『My Favourite Right Arm』桥田至,而是虽然只是一介普通人,但情报收集整理能力过人的伊藤真二。至则是因为他的妻子桥田由季临产,已经带着由季暂时离开了这所基地,躲到了更安全的地方。预计在由季和即将出生的桥田铃羽的情况稳定后,他们才会归队。
而险些被漏掉的一个自然是漆原琉华。
伦太郎稍微撩起自己的斗篷,露出别在腰间的手枪,拓留也会意地露出自己腰间的手枪以及右手正散发着微光的剑,互相确认武装。
「Giga-lo-maniac的力量使用的时候一定要注意隐蔽,你的这份能力和我们的时间机器一样都是被『机关』重点关注的对象。」
拓留点点头,但同时也笑道: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冈部先生说的话到底是中二病还是真心的。」
「……叫我凶真,Agent Intelligence。」
「好的凶真先生,不过这个外号能不能改一改啊……真让人不好意思……」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拓留还是没有忍住嘴角的那一丝微笑——这让伦太郎对自己的起名品位骄傲了起来。
二人不再闲谈,而是各自整理好斗篷,将面容掩盖在兜帽的阴影之下,快步消失在夜色之中。

秋叶原的残破与一年前无异。由于战线的北移,这里的气氛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但那与战前的祥和不同,只不过是一片死寂。灌入耳中的并不再是喧嚣的汽笛声以及人声,而是从残垣断壁中萧瑟而过的风声。即使是在这仲夏之夜被这种夜风吹过,不仅身体,就连心灵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伦太郎与拓留驾轻就熟地穿梭在废墟之中。他们并不是以一条直线前进,而是蜿蜒曲折,尽量寻找有掩体的路线前进。即使秋叶原已经荒无人烟,但也不排除这里有着和他们类似的难民或是战场上的逃兵的可能性。而与这些人照面时,很大的可能性便是直接交火,所以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一片公共墓地。在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这片墓地也不免显得残破不堪。许多墓碑从中间折断倒在地上,无法再从铭文上分辨它们的主人。而剩余的几方保存尚好的墓碑,也多因无人打理而杂草丛生。
跨过杂草,迈过残碑。
二人来到一方与其周围的同伴相比完整得出奇的墓碑前。
伦太郎望着墓碑,手颤抖着抬起,但马上又放下。
「要按顺序来才行呐。」
说着伦太郎弯下腰,开始墓石周围的枯叶与树枝。
「需要我帮忙吗?」
拓留正要上前,却被伦太郎抬手阻止。
「这是我自己的任性,所以就不麻烦你了。何况我还需要你帮忙监视周围,我在打扫的时候可没有自信还能把周围的情况一丝不漏地收入眼中。」
伦太郎开了个不太有趣的玩笑,便继续默默地打扫墓碑的周围。
拓留看向墓碑,碑上的名字他既熟悉又陌生,那是一个他没有见过,但却从伦太郎以及其他Labmember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其事迹的人——
『牧濑红莉栖』。
拓留认为自己能够理解伦太郎的心情,眼前伦太郎的身影让他仿佛看见了曾经为妹妹扫墓的自己。
或许红莉栖死前所经历的痛苦不及他的妹妹,但重要的人的死亡对伦太郎造成的创伤却远在拓留之上。
毕竟与赶到现场时自己的妹妹早已无生气的拓留不同,伦太郎亲眼看到了生命从爱人身体中流逝的全部过程。
甚至,刺杀了爱人的凶手也正是……
拓留默默向后退了几步背过身去,留给伦太郎更多的空间,而后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在正发出红光的剑上,戒备起周围。
伦太郎耐心地打扫着墓碑的周围,他将落叶与枯枝收集起来,丢入不远处的树从中。随后将水瓶打开,慢慢地向墓碑上浇水,并用抹布一点点擦去碑上的灰尘。他的眼中充满温柔,仿佛在他眼前的并不是墓碑,而是那活生生的爱人。
「干净的水现在可是很难弄到的,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仿佛安慰着自己闹别扭的爱人,伦太郎轻声地呢喃。
擦拭干净后,伦太郎将最后的水从墓碑上洒下。看着焕然一新的墓碑,伦太郎这才由衷地笑了出来。
「好久不见,红莉栖。抱歉有些迟,我来了。」
轻声说了这样一句问候,伦太郎便也垂下眼睑不再说话,转而在内心与已逝去的爱人互诉心肠。
时隔一年的重逢,伦太郎只觉自己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从自己的近况到Labmemer的生活,从时间机器的开发到与宫代拓留等人的相遇……
说的最多的,则是自己对她的思念。

抱歉迟这么久才来。
本打算和去年一样给你带个杯面,不过现在实在是拿不出那种东西。
就稍微通融一下吧。
……
你说,如果当时我选择了你存活的α世界线,情况会是怎样呢?
呵呵……大概会陷入对真由理见死不救的愧疚之中,和现在的情况大同小异吧。
而你一定因为会因为我背离了你的正义而感到气愤,却又因为不能改变我的想法而悲伤吧。
如果活着的是你而不是我,你会不会做的比现在的我更好呢。
大概会吧,毕竟你可是天才少女。
唔,也大概不会?毕竟你只是我的助手,笑。
咳咳,稍微有些得意忘形了。你看,这几年我还是有所成正的,比当时的我更加会察言观色咯。

抱怨,撒娇,伦太郎平时不会对他人露出的样子,或是刻意隐藏起来的样子,都在此刻对心中的爱人全部展现出来。

突然,一阵风铃声响起。

伦太郎立刻睁开眼进入警戒状态,这风铃声是拓留的能力探测到了附近的『视线』。在拓留行动起来的同时,伦太郎也立刻从腰间掏出手枪,与拓留一起以墓碑为掩体瞄准侧面不远处的树丛。
拓留身前的出现了一阵扭曲,不到一秒钟,一阵破空声向前呼啸而去。
锵!
轰——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气浪卷起尘土袭过二人。
伦太郎眯起眼,仔细观察被爆炸扬起的尘土,保持着将手枪对准那个方向的姿势。
「打中了吗?」
拓留皱起眉,摇了摇头。
「应该没有,我听到了一声碰撞的声音,难道是我投出去的Di-Sword被格挡了?我明明把它Real Boot成了透明形态……」
闻言,伦太郎也皱起眉头。
「Di-Sword不是表面覆盖着一层膜,普通的物质一碰到就会被切断吗?」
「没错,所以对面也一定有Di-Sword。而且刚才的攻击也暴露了我们这边也有Giga-lo-maniac的事实。这下麻烦了。」
「对不起,这都是我执意要来这里帮红莉栖扫墓……」
「这不是凶真先生的错,敌方有Giga-lo-maniac的话我们迟早都会对上。掩护我。」
拓留不再掩藏自己正泛着鲜艳红光的Di-Sword,双手握住剑柄。
这一次,二人的头顶出现了数个扭曲的光影,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是数把与拓留手中的剑形状相同但透明无色的无影之剑。正当拓留要将他们尽数发射时,从刚才他攻击的地方却传来了呼喊。
「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这边是剑圣和Kurisu!」
熟悉的中性声音传了过来,同时,尘土里映两个手拉这手的身影。其中身形较高的那个另一只手里正握着一把修长的日本刀,但其刀柄却由几根线连至背后的黑色装置。另一个身形较矮的,则是被身形较高的护在身后。
拓留当即解除了悬在半空蓄势待发的数把无影之剑,但他和伦太郎都并没有立刻解除警戒,这只是他为了使用别的能力而减少消耗。
「……如何?」
「……『未来预测』以及『思考盗摄』都没有问题,应该是本人。」
「附近还有别人吗?」
「刚才发现的视线只有那两人出现的方向,应该没有别人。」
这时二人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El Psy Congroo。这边是凶真和Intelligence。」
伦太郎说出这句话后,对面的两人也明显解除了一定的戒备,慢慢向他们走来。
四人终于走到了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的距离。
来人正是『剑圣』漆原琉华,以及『Kurisu』比屋定真帆。
而这时,琉华才将刀收入刀鞘,伦太郎与真帆将手枪收回枪袋,拓留也将Di-Sword重新盖在斗篷中。
「为什么剑圣师傅还有Kurisu小姐会出现在这里?」
真帆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发出了唔的一声。见状,琉华帮忙解释道。
「其实Kurisu小姐也和凶真先生一样想要来这里祭拜牧濑小姐,她发现你们两个人出去以后也连忙打算跟上去,但似乎你们脚程比较快她没能跟上。幸亏我也一直注意着Kurisu小姐的动向,虽然我比她又慢了一步,但所幸比你们先追上了她。」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拓留和真帆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看到了他们二人的反应,琉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会被误解包含有对真帆擅自行动以及拓留不分青红皂白就攻击的抱怨,连忙解释道:
「我,我没有抱怨你们的意思!Kurisu小姐的想法情有可原我非常能理解!而且Intelligence所做的也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这里是战场,不抢得先手就是让自己陷入被动!我真的没有抱怨你们的意思!」
琉华紧张地捂住脸颊不敢见人,这倒是让真帆和拓留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师傅,你其实说的没错,我确实有点太敏感了,明明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麻烦你了剑圣……这么晚还陪我出来……」
「都说了没有抱怨啦!」
琉华向伦太郎投来了求助的眼神,而伦太郎则是转向了拓留,投出无奈中带有询问的目光,当即会意的拓留点点头,苦笑着说。
「『未来预测』、『思考盗摄』、『测谎』、还有这个性格……肯定是本人。」
闻言,伦太郎才真正接触戒备,将刚才扔紧握着腰间手枪的手松开。拓留斗篷中泛着鲜艳红光的Di-Sword也终于黯淡下去,恢复到只启动探测能力时的淡粉色。同时,因为同时启动数个能力,拓留用空着的手努力按压自己隐隐作痛的头部。
「辛苦了,Agent Intelligence,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贡献的。」
「凶真先生!拜托不要在这种时期给我立死亡Flag!」
「打扰一下。这里毕竟是墓园,拜托你们安静点。」
正当两人开起玩笑时,真帆冷不丁地提醒道。
「好的……」
「哦哦……」
看到二人蔫儿了的样子,真帆叹了口气。随即双手抱在胸前,斟酌起用词:
「你和她的话……说完了吗?我们刚才好像打断了你。」
「既然你这么说了,就让我再和她说两句吧。」
「好……这碑,是你洗的吗?去年也是,那碗杯面是你留下的吧?谢啦。」
看向洁净的墓碑,真帆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去年的时候,二人也都是偷溜出来这里的,而当事人的二人外加当时担任真帆的护卫的琉华也都默契的闭口不谈。直至今日才戳破这层窗户纸。
「……我又不是为了你,你谢什么。」
被戳穿的伦太郎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移开了视线并走到碑前,其余三人则是向旁边退开一定距离,同时背向伦太郎朝外做起监视周围的行动。
呼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伦太郎凝视着墓碑露出了浅笑。

不用担心,看吧,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
琉华的刀法,我们的枪法,都不再是外行。
不仅是拓留他们身为能力者以及伪能力者的力量,更有我们的未来道具二十一号机·诺亚的剑鞘(Noah’ Sheath),也就是琉华现在背着的那个东西。那可是能让普通人也能使用超能力的SSR级别的道具。即使再被Rounder入侵,我们也能发起反击而不是像当年那样坐以待毙。
啊,那是α世界线的事情来着,还没有跟你说过呢。
不过那个故事实在太长,就留着下次吧。
你的前辈似乎等久了,我就不再啰嗦了。
保重。明年我会争取早些来的。

收回自己的思绪,伦太郎走向真帆。听见了他的脚步声,真帆回过头来。二人对上了视线,伦太郎点点头,真帆便意会地露出微笑,与伦太郎交换了位置。
几分钟后,真帆离开墓碑的脚步声传入他们的耳中。
「走吧。」
真帆脸上的阴霾已经尽数散去,看来是与挚友畅快地交流了一番。
不过伦太郎可不会不识趣地问她说了什么,只是招呼琉华与拓留一同,戴上兜帽踏上归途。

墓碑静静地望着那四个融入夜色的坚毅背影。
死寂的墓园中吹来一阵生息的风。

原作者后记

那么这里是惯例的后记:
抱歉拖了这么久,明明728就开始动笔却写了一个多月,没想到和文中凶真一样的纠结中吭哧了这么久(不对,或许应该反过来才对?)
这里联动的是妄想科学ADV的混沌子(哼哼,这次我学乖了不打英文,我晓得你会河蟹的度娘!),有稍微的破梗嫌疑,不过我已经最大程度地控制了情报量……嗯……
不过通关了CC的各位应该能看出来我接的是哪个结局吧(SG不是TE,那CC当然也不能是TE啦)。
也是从某种程度上非常接近TE的一个结局来着?
文中的设定是这个结局由于β的三战,他们也破开了妄想——
不过要说为什么CC众还Di-Sword玩的这么开心这件事,就当做是他们看到三战的地狱后又缩了好了
与去年的比起来,个人觉得是风格稍微不同的一篇。去年的比较压抑,今年的似乎是平和了许多(至少我是想这么表现的)。

那么就明年再见!

评论区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