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闭门谢客好几天了,原因就在于手上这份刚刚整理好的资料。它的内容十分庞杂,不过其中大部分的篇幅都重复着大同小异的内容。但是我相信这份资料会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

我来到了发布会的现场。当我对外公布要召开发布会的时候短短 2 分钟现场的名额就满了,所有人都想知道我在解释了时间的本质之后还会拿出什么样的成果。我看着面前座无虚席的现场,深吸了一口气。
“各位。”我示意助手打开投影,“在开始之前我想请各位先看一组照片。”
投影中开始播放一组宛若战争电影中的场景:废墟、浓烟、鲜血以及尸体。
台下众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并没有人出声打断。
播放结束,我回到了台上。
“想必大家都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展示这样的一组照片。这并不是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一场战争的照片。在第一次看到这些情景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震惊,一种巨大的恐慌笼罩在我心头。”
我停顿了一下,用也许是我这辈子最严肃的声音说道。
“这些,都是我的实验室通过最新的技术在其他的世界线上拍摄到的照片。”
现场一片哗然。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的实验小组在半年前揭示了时间的本质,证明了世界线理论的正确性,使得时间旅行成为了可能。在此基础上我们展开了对其他世界线的探查。”
我指了指身后的照片。
“而这,就是我们探查的结果。”
“我们在这半年中总计探查了一万七千四百五十三条世界线,而这些世界线无一例外全部深陷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地狱中。”
“可能大家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的目光扫过现场。
“根据我们的研究,世界线代表着可能性,所有的世界线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实。而我们现在身处一条没有战争的世界线,这就说明在我们人类历史上已知的世界线中,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概率仅有一万七千四百五十四分之一。”
“这概率是如此的微小,但它依然成为了现实。我们该庆幸在我们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只蝴蝶扇动它的翅膀吗?”
“不,不是的。”我轻轻地摇头。
“我们应该感谢一个人,就是这个人让我们避免了战争。”
现场宛如被扔下了一枚炸弹般沸腾了,我等了两分钟才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大家有很多疑问,我会一一为大家解答。”
“起初我甚至认为是我们的仪器出了故障,但是在多方验证之后我不得不感叹我们是多么的幸运,只要出现一点纰漏我们现在就会处在地狱中。没错,当时我也认为这是一个极其幸运的巧合。”
“但是在详细探查了世界线的特异点之后,我们发现了端倪。”
我顿了顿。
“世界线是被人工改变过的。”
重磅炸弹一个接着一个,但是我今天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他们震惊。
“我们在探测世界线进程的时候发现,我们身处这条世界线并不是因为巧合,而是有人进行干预,并最终选择了这条世界线。这个人将世界从战火中拯救出来,我无法想象他到底有着多么坚毅的精神。请注意,根据我们的调查他并不具备同时探查多条世界线的技术。对于他来说唯一的探查方法就是实际前往,并亲身体会。”
“一万七千四百多条世界线,而没有战争的世界线仅仅一条,他在那个年代亲身体验了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多的战争。在那个时间旅行被爱因斯坦判处死刑的年代,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在那时,他就是全世界最孤独的人。”
“就是这么一个人,就是这么渺茫到无限趋近于零的可能性,他始终坚信着,一定会有一条和平的世界线。上万次的世界线漂流才终于找到唯一一条这样的世界线,但是……”
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我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
“但是他的奋斗甚至无法被历史铭记,因为没有人知道其他世界线的存在。而在其他世界线上的事情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这是一个壮举,他担得起我们语言体系中最伟大的赞美之词。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甚至很难定义他是不是真正的存在。”
“正如各位所知晓的,其他的世界线充其量只是可能性,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做。”
讲到这里我的心脏有些不受控制地缩了一下。
“同时,因为我们身处的这一条世界线是唯一一条避免了战争的世界线,所以它格外的不稳定。这种不稳定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对于能够认知到世界线变动的人来说就非常的明显……”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见过比任何人都要多的战争,和平的场景就变得非常的虚幻。就和PTSD一样,他无法将和平的世界线认知为现实,哪怕他的理性知道这一点。这是世界向他展示出来的,最大的恶意。我们现在还没有探明他处理这一事态的具体手段,但是我们最后一次记录到他的活动是在R世界线上生活了几十年,直到死亡。”
“而在这里。”
我指了指脚下。
“他甚至成为了不存在的人物。”
“我们还观测到他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过去以我们的技术无法识别他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就在上周,我们终于识别出他的一部分话语。当我听到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他是在和我们对话,他坚信终有一日人类的技术可以去探明那段伟大的事迹。”
“各位,这是拯救了整个世界而又不为人知的一个人最后的话语,让我们一起聆听这伟大的声音。”
我打开了电脑中唯一的一段音频。音频中有很多杂音,就好像人类第一台留声机发出的声音,但所有人都仔细聆听。

是我。
这段世界线的漂流绝对不会没有任何意义,
身处时空彼端的你应该能够理解吧,
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El Psy Kongroo

评论区



本站总访问量为 访客数为

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